美國、英國與澳洲日前成立戰略聯盟AUKUS;其中,美國同意分享核潛艦技術給澳洲。對此,澳洲國立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澳洲與中國大陸關係研究所克拉克(Michael Clarke)博士,22日投書《外交家》。文中指出,從潛艦交易執行時間與成本不明,加上澳洲戰力將於2030年代嚴重下滑來看,澳洲拋棄法國的決策恐怕偷雞不著蝕把米。

作者認為, AUKUS在核動力潛艦、人工智慧(AI)、網路、量子計算、水下系統與長程打擊能力等領域的合作,外界已給予過高的評價,並導致AUKUS就像福袋一般能為澳洲帶來各樣的戰略與安全之祝福

澳洲國立大學(ANU)國家安全學院院長麥迪卡夫(Rory Medcalf)就主張,AUKUS立基於能力、共同利益之上,更重要的是信賴,甚至能將三方的軍事、工業與科學能力相融合,這些都是相當大膽的主張。

但克拉克主張,至少關於潛艦的部分,仍有許多重要問題懸而未決。比如,對於澳洲戰力已相當緊繃的潛艦部隊,這紙協議的意義為何?澳洲是否有能力建立必要的基礎設施並取得相關技術知識,以建造與維修核動力潛艦艦隊?此次交易是否與澳洲潛艦戰略相吻合?

毫無疑問地,AUKUS為澳洲政策帶來重大的轉變。最直接而顯而易見的是,澳洲撕毀與法國海軍集團(DCNS)高達900億元的合約。依據該合約,DCNS將為坎培拉生產12艘短鰭梭魚級(Shortfin Barracuda class)柴電潛艦。隨著坎培拉拋棄巴黎、擁抱華府,澳洲可能陷入一項複雜且被迫延長的採購合約,以取得8艘美國維吉尼亞級或英國機敏級核動力潛艦。

當然,這樣的轉變有其作戰理由。畢竟,核動力潛艦航程較長、能在海上停留更長時間,從而改變澳洲國防軍(Australian Defence Force)在澳洲與其他地區的作戰能力。

從戰略上來看,與美國、英國的潛艦合作提升澳洲海軍與美英之間的相互操作性,更能縮減澳洲總理莫里森憂心的「我們與亞洲夥伴之間的科技優勢正逐漸縮小中」。

※採購新潛艦曠日廢時

但在新歡帶來的粉紅泡泡之下,卻是遭隱藏而澳洲政府又不願面對的事實,即採購新潛艦到底要多久的時間。這將不只是18個月密集磋商,以確定到底英國還是美國是澳洲的最佳選擇,還包括勞力、造船廠、與人員訓練。誠如莫里森提到的,潛艦的興建可能在10年內開始,而再下一個10年結束前(2030年代),澳洲就會有第1艘潛艦下水。

※澳洲戰力於2030年代嚴重下滑

原本向法國採購、預計2035年服役的短鰭梭魚級柴電潛艦確定告終,加上新的核動力潛艦最快也要2030年代才會下水,意味著澳洲會將現有6艘柯林斯級潛艦再次延壽。

然而,柯林斯級預計2036年會除役,而不論新的核動力潛艦是直接由AUKUS夥伴那取得現貨,還是由澳洲自己生產,恐怕得要很長一段時間,這代表澳洲戰略可能在2030年代嚴重下滑。畢竟,在新的核動力潛艦正式服役前,柯林斯級就已經退役。

澳洲政府宣稱,會自AUKUS合作夥伴處租賃核動力潛艦,以作為空窗期的解決方案。然而,正如莫里森先前宣稱的,澳洲自1930年代後就從未經歷如此巨大的不確定時期,屆時是否會再生變,恐怕不是任何人樂見的。

※交易成本不得而知

與美英的核潛艦交易得花多少錢還不確定,但勢必超過與法國談成的900億美元合約。根據國會評估,1艘維吉尼亞級潛艦的成本約34.5億美元;但莫里森政府決定在澳洲興建,相關管理費用勢必讓總金額大大超過900億美元。

換言之,捨棄與法國的交易,澳洲換回的是成本不明(只知道會比法國來地貴)、沒有明確的時間表(只知道在數十年內無法獲得);甚至,有多少建造工程會在澳洲完成也不清楚。(可確定的是只有少部分由澳洲製造,而非全部由坎培拉生產),誠然偷雞不著蝕把米。

文章來源:The AUKUS Nuclear Submarine Deal: Unanswered Questions for Australia

#AUKUS #核潛艦 #核子推進 #印太 #中國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