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與英國攔截了法國與澳大利亞潛艇建造合約後,歐洲持續高度關注美方這項震撼美法關係的動作到底有何用意。德國媒體認為,歐洲和中國悶聲大發財、拒絕堅定站在美國一邊,因此遭到美國懲罰純屬活該,美中兩國都不會容許歐洲在美中對抗當中採取左右逢源的政策。

《德國之聲》引述《世界報》評論稱,潛艇訂單是對梅克爾中國政策的回應,法國以及歐盟丟失澳洲潛艇訂單純屬咎由自取,因為以德法兩國為首的歐盟正在和中國大做生意,「拜登不過是讓德國以及歐洲看清自己的虛偽。」

評論指出,梅克爾與馬克宏去年底不動聲色地完成了《歐中投資協定》談判。當時當選總統的拜登還未上任,歐洲也未就《歐中投資協定》談判詢問過美國,華盛頓不得不無助地看著協議達成。歐洲也由此傳遞出一個信號:不會跟隨美國的強硬對華路線。

但是拜登對這個信號的解讀是:歐洲人一方面想要超級大國美國提供軍事保護,另一方面又想同時和美國的敵人做生意。在阿富汗問題以及這次的潛艇問題上,拜登清楚地表明,美國不再容忍這種兩面派外交。可惜的是,歐洲人似乎不理解拜登發出的信號。歐洲外交政策其實反映了歐洲的民意,他們認為對華衝突純粹是美國自身的麻煩,歐洲人對專制的中國與解放歐洲的美國一視同仁,這是歐洲幾十年來的反美精神分裂症,拜登將會讓歐洲人為這種偽善付出代價。

另一家媒體《時代週報》則以《地球繼續轉 歐洲當觀眾》為題評論說,澳洲潛艇訂單事件表明,歐洲人在美中之間左右逢源的做法恐怕難以為繼。「拜登為什麼要冒險去史無前例地得罪歐洲?因為他把對抗中國置於其他一切事務之上,他相信歐洲至今不明白這場與中國對抗對整個西方到底有多麼重大的意義。在阿富汗撤軍時,拜登就說,這場20年的戰爭削弱了美國及其盟友,並且分散了注意力;與此同時,中國則不斷地變得強大。面對北京在印太地區的權力訴求、在南海的軍事化舉措、在臺灣海峽發出的威脅,拜登想要用更強硬、更為軍事化的手段來對抗。因此,他寄希望於他眼中最為可靠的盟友,包括澳大利亞和英國。至於法國以及其他歐洲國家則不在其列。」

文章指出,在這場美歐爭執中,歐洲人也有責任,因為去年底,歐盟在德國的推動下完成《歐中投資協議》談判,徒勞地期望這份協議能夠讓歐洲企業在中國市場獲得對等待遇。「歐洲、尤其是德國,希望兼得魚與熊掌:盟友美國繼續提供針對核大國俄、中的軍事保護,美國海軍繼續在世界各大洋保護重要航道,這一切還不能損害歐洲和中國做生意。歐盟自認其印太政策的包容性就是包容中國,聽起來很理智,但是在美中激烈對抗的現實面前,這種盤算瀕於破產。」

評論最後說,「長遠來看,在最重要盟友與最重要交易夥伴的衝突中,歐洲幾乎不可能靈巧地左右逢源,美國和中國都不會容許歐洲這麼做。最近中國人向德國人明確了這一點:駛向印太海域的德國巴伐利亞號護衛艦請求訪問上海,想拉攏一下中國,但遭到中國回絕。想讓所有人都滿意,很容易導致自己像個傻瓜----這在外交領域同樣適用。」

文章來源:德語媒體:妄想左右逢源的歐洲咎由自取

#歐洲 #拜登 #美國 #潛艇 #訂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