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亞太研究所特聘研究員項昊宇24指出,近年來,在美日等國推動下,「印太」成為國際關係中的時髦概念。印太概念的「新」在於將傳統的亞太地理範疇延伸至印度洋,但「新概念」表象卻無法掩蓋其「舊思維」內核,「印太合作」已成為美日等國操弄地緣政治和意識形態的新工具。這種「印太戰略」意識形態先行,打著西方「自由民主價值觀」旗號試圖構築對華「包圍圈」,搶抓地區主導權,與當今世界「開放包容、合作共贏」的時代潮流背道而馳,註定得不到地區國家的廣泛支持。

項昊宇在大陸《環球時報》撰文指出,在美日等國的語境中,「印太外交」拓展了傳統的」亞洲外交」的戰略維度,但看似宏大的構想無法掩蓋其空虛的實質。無論是其標榜的應對疫情、反恐、海洋安全等非傳統安全合作,還是高品質基建、供應鏈等經貿合作,多數是口惠而實不至。為了搭上「印太」這班車,東協、歐盟等域內外力量紛紛出台了不同版本的「印太戰略」,但其中都體現出與美日等國不同的訴求。在不少地區中小國家看來,一些域外大國藉機介入印太,可能導致大國競爭加劇,破壞地區穩定,干擾區域合作,對此多抱著警惕觀望的態度。面對「印太戰略」中的遏華指向,多數國家更是敬而遠之,不願被當作對抗中國的槍使。而個別國家試圖在大國博弈中火中取栗,兩頭漁利,也無異於走鋼絲的危險之舉。

儘管美日等國都強調其合作並非要搞軍事同盟,但實際對外釋放的資訊卻是在不斷渲染地區安全風險,人為突出矛盾對立。眾所周知,美日澳同中國存在不同程度的矛盾,幾組雙邊關係都處於低潮期,聯手牽制遏制中國的政治需要構成上述國家抱團的直接驅動力。但中國不是當年的蘇聯,中國與這幾個國家現實經貿聯繫緊密,難以做到一刀兩斷。

項昊宇表示,在地區安全問題上,中方早已明確宣示南海、台海等涉及中國主權安全問題上的底線立場,其他國家聯手施壓不可能動搖中國維護自身核心利益的意志。地區國家需要認清,所謂「地區安全風險」並非來自中方的行動,恰恰源自於霸權國家的對抗性思維。

印太地區充滿多樣性,發展水準各異,地區國家利益的最大公約數是團結合作。從東亞到南亞的廣大地區是全球經濟中最具活力的地區,中國無疑在其中發揮了樞紐作用,是域內絕大多數國家的最大經貿夥伴。任何企圖人為割裂中國與地區國家合作的做法都是違背地區各國利益的。地理位置和經濟作用決定了中國才是聯結太平洋和印度洋穩定繁榮的關鍵所在,任何想要孤立中國的印太合作都是不切實際,註定要失敗的。

項昊宇強調,印太在地理上大體可對應中國的「大周邊」範疇。對一些國家鼓噪印太合作對抗中國的做法,需反其道而行,堅持「親、誠、惠、容」的周邊外交方針,在堅定維護主權安全利益前提下,以求同存異、開放包容的姿態積極發展雙邊關係,推進區域合作,展現負責任的大國擔當。

#地區 #國家 #中國 #印太 #項昊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