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官媒再對演藝圈開砲。《光明日報》今天刊登一則評論〈新時代需要健康的審美觀,別讓「濃妝艷抹」遮住藝術真實之美〉,作者為中國傳媒大學教授曾慶瑞。文章除了對畫濃妝上鏡的男女藝人各打五十大板外,也緊緊追隨近日大陸中央嚴打「娘炮文化」的主旋律,痛批形象陰柔的男性影視偶像練習生「不倫不類」,教壞青少年。

評論稱,當前,文娛領域綜合治理工作正在進行。在一些文娛亂象中,有一個現象必須引起重視:一些青年男藝人「濃妝艷抹」,脂粉氣十足,一些女藝人臉上的濃妝完全掩蓋了自己本來的面容。

評論稱,幾年前,青春偶像劇剛在年輕人中流行時,一些作品就用一些「濃妝艷抹」的「俊男」、「小生」,表演豪宅豪車奢華度日以及毫無意義的談情說愛。隨後,一大批影視作品和網路視聽節目自甘墮落,竟然放肆地展示「一夜情」、「獵艷晚會」等腐朽現象。一些導演把根本不懂表演的「俊男」、「靚女」弄進劇組,一番「濃妝艷抹」之後,用「表情包表演」、「表情包錄制」、「替身大戲」、「濾鏡炮製」、「萬能後期」等手段,製造出一大批劣質的影視文化產品,通過各種平台播出,展示在觀眾面前,在社會上刮起一陣陣歪曲審美的不正之風。

評論稱,在綜藝節目領域,一些男藝人成天頂著煙薰妝,抹著色彩濃烈的口紅,染著各種奇奇怪怪顏色的頭髮,他們不僅以此為美,還受到無數粉絲的追捧。一些練習生被經紀公司和節目組帶偏,每次表演出場都化著精緻的妝容,一時間「陰柔」竟成了男性追逐的方向。螢幕上的中華男兒形象本應是硬朗剛毅的,但受日韓練習生文化影響後,反而開始描眉畫眼,變得陰柔嫵媚、矯揉造作。不僅如此,偶像練習模式還向未成年人群體延伸,一些未成年人簽約經紀公司,經過一番「濃妝艷抹」包裝後被送上各式各樣的舞台。本來正處於價值觀形成時期的青少年群體,難以分清孰是孰非,在互聯網平台和經紀公司的擺布下,形象變得不倫不類。

評論稱,在直播平台,「濃妝艷抹」後的女主播完全看不出本來的容貌,隨意表演幾下就能贏得流量和打賞。這完全違背了正常的審美邏輯,也將人們的審美帶入另一個極端,現實生活中自然的女性形象,似乎變得比「濃妝艷抹」的形象低一等。殊不知藝術的最高境界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這樣的美才是高級的,生活中的美也是如此。

評論稱,不論是在影視創作還是在綜藝節目中,演員選用、表演風格、服飾妝容等方面都應該自覺地向「濃妝艷抹」說「不」。去掉異化標籤不是剃個頭、留著鬍鬚就行,抹掉脂粉氣也不僅僅是卸個妝就成,這些文娛領域的亂象都需要從畸形審美上找到突破口,多管齊下,正本清源。不能讓「濃妝艷抹」遮住真實之美,靠實力、靠演技、靠藝德說話,才能贏得觀眾的鮮花和掌聲。

文章刊出後,引起網友巨大爭議,不少網友認為矯枉過正。「十三Y先生」批評,在影視劇領域裡,人物的妝容應該和角色相關,不應該千篇一律,難道全部都素顏出鏡?時代不一樣了,如今妝容是一種個性行為,有女孩子喜歡把自己化成男裝,也有男孩子喜歡把自己打扮得精緻,這和人的善惡無關,審美不應該倒退。在綜藝節目裡,也要看具體情況,比如歌手正在演繹龐克搖滾樂,那麼畫眼線、化煙薰妝,才是原味,不能簡單的一刀切。

「十三Y先生」表示,其實《光明日報》這篇文章的主旨,大家應該都明白,它其實就是提倡藝術的真實之美,反對一些過度虛假的包裝,作為一種倡議而不是強制性的要求,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只是在論述的時候,確實過於籠統了,而且很多問題其實沒有標準。

比如在影視領域,讓不會演戲的俊男靚女演戲確實應該抵制,但是什麼樣才能定義為不會演戲,其實並沒有標準可言。其次濃妝艷抹的標準又是什麼,也很難釐定,比如笑傲江湖里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人物,比如東方不敗,他算不算濃妝艷抹呢?

再比如在綜藝領域,一些藝人可能是做音樂的,可能是說唱歌手,可能是搖滾歌手,那麼這些人的個性打扮又算不算濃妝艷抹呢?再比如主持人,要做出30年代老上海的風格,又算不算濃妝艷抹呢?

對於沒有標準的東西,個人建議,最好交由市場和觀眾去評判,硬性定義審美的標準,只會適得其反,和年輕人的溝通才是最重要的,未來的世界也是他們的。

#濃妝 #評論 #審美 #應該 #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