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奕兒跨界發行單曲。(群星瑞智提供)
劉奕兒跨界發行單曲。(群星瑞智提供)
劉奕兒跨界發行單曲。(群星瑞智提供)
劉奕兒跨界發行單曲。(群星瑞智提供)
劉奕兒跨界發行單曲。(群星瑞智提供)
劉奕兒跨界發行單曲。(群星瑞智提供)

劉奕兒拍青春奇幻劇《超感應學園》入戲太深,看到蔡凡熙就心痛到哭泣,後來疫情期間靠著創作歌曲〈遺忘的名字〉才走出來;身扛家中700萬債務的她,疫情期間長達1年沒收入,為拓展自己的演藝寬度,還自掏腰包圓夢發行數位單曲。雖與大她15歲的洪金寶兒子洪天祥(Jimmy)遠距交往3年,但她說還不想結婚,「我現在只想工作賺錢,至少等家裡債務告一段落」。

才30歲的劉奕兒,感嘆家中生活環境宛如真實八點檔,講著講著就忍不住哽咽落淚,她表示,爺爺高鳴輕生過世,媽媽癌症復發,爸爸公司遭逢劫難破產還負債,奶奶髖關節開刀,一夕之間家中經濟壓力去都落在長女的她身上,一個月開銷支出20萬到30萬,壓力很大,所以她得努力賺錢,她雖樂觀面對,無奈遇疫情,1年慘沒收入,她無助淚崩:「目前可能只夠再撐一年吧,但我不能倒下。」

她也想好後路做了最壞打算,「如果真的再沒工作,就把台北房子賣了吧,一家人搬到南部,只要家人在一起就好,應該還過得去」。雖然一提到家人狀況,她情緒數度激動落淚,但也依舊堅強微笑地說:「就算窮困潦倒還是要做善良的人。」令人心疼。

因為忙著處理家中債務,她和Jimmy雖談了3年戀愛,也一度談到結婚,但她拒絕了,「我曾跟他說,要等家裡債務告一段落再考慮婚事,我目前只想工作,因為結婚後,女生的工作機會會少很多。」她甚至開玩笑說過「若真的需要結婚的話,就去找別人」,感謝男友尊重她的選擇以及彼此工作的空間,也放手讓她做想做的事情。

她在疫情期間向錄音室借用器材,還自行買海綿墊,把家中打造成小型錄音室,克難錄音,好友張立昂、陳勢安聽過她唱歌,也肯定她的歌。被問及男友有沒有聽過她的新單曲,劉奕兒說因為他人在大陸,很專心在工作,不太好意思煩他,所以想說趁他忙完再給他聽。

#債務 #劉奕兒 #結婚 #1年 #疫情期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