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3月6日下午3時,台北縣汐止市(現為新北市汐止區)公所清潔隊鋤草班人員,正在八連路二段三二九巷山區割草,突然有人在距離路邊斜坡約10公尺處,發現1條慘白的右手臂,驚嚇不已。

彭汝國分屍哥哥後,其中一袋棄至草叢裡。(圖/翻攝畫面資料照)
彭汝國分屍哥哥後,其中一袋棄至草叢裡。(圖/翻攝畫面資料照)

清潔隊員在半徑4公尺內的草叢裏,陸續找到左手臂及裝在黑色塑膠袋內的兩條人腿,警方獲報發現被支解的人體雙手雙腿,得知發生殺人分屍案,展開偵辦。

警方翌日上午動員搜山,在離手腳棄屍處10公尺處草叢,找到一顆已化成白骨的頭顱,除了僅留下稀疏的毛髮,左上顎與左下顎各有3顆、2顆銀灰色假牙,頭頂還有一道明顯刀傷。

警方專案小組初步研判,死者為男性,除頭骨頂端有一道明顯的刀傷,雙手是被人以利刃從肩胛骨下方慢慢切開,兩腿則是從大腿處支解,明顯殺人分屍。警方為查明死者身分,自死者雙手採集指紋,但因腐爛嚴重,表皮幾乎都已脫落,最後剪下部分指端送驗,並呼籲失蹤人口家屬前往認屍。

當年51歲的彭漢滄因失蹤多日,家屬報警後,警方採取家屬DNA與死者進行比對,2003年3月11日,確認死者就是彭漢滄。

專案小組發現,彭漢滄雖然好賭成性,可是沒錢,與人亦無深仇大恨,就算被殺害也不至於被支解分屍棄置山區,警方根據相關案情研判,鎖定和其居住在一起的28歲胞弟彭汝國涉有重嫌,因彭汝國涉竊盜案在押,於是派員前往台北看守所向他詢問。

辦案人員第一次訊問時,彭汝國神情平和、態度鎮定,但2003年3月13日下午警方再度借提查證,彭嫌見紙不包住火,最後只好向警方坦承犯案經過,並帶警方上山尋找尚未被發現的哥哥上半身屍塊,警方在一周內偵破這起分屍案。

彭汝國供稱,他與死者是同母異父的兄弟,原本和死者一起在建築工地做防水工程,後來因經濟不景氣,已有一段時間沒有外出工作。由於兄弟倆收入不多,哥哥離婚,他未婚,兩人同住在母親所有位於台北市南京東路巷弄內老家。

他說自己常和哥哥吵架,大部分都是哥哥缺錢花用,先前他被打成重傷,忍無可忍還一度具狀控告哥哥涉嫌傷害,住火,最後只好向警方坦承犯案經過,並帶警方上山尋找尚未被發現的哥哥上半身屍塊,警方在一周內偵破這起分屍案。

彭汝國供稱,他與死者是同母異父的兄弟,原本和死者一起在建築工地做防水工程,後來因經濟不景氣,已有一段時間沒有外出工作。由於兄弟倆收入不多,哥哥離婚,他未婚,兩人同住在母親所有位於台北市南京東路巷弄內老家。

他說自己常和哥哥吵架,大部分都是哥哥缺錢花用,先前他被打成重傷,忍無可忍還一度具狀控告哥哥涉嫌傷害,但此舉並沒有阻止哥哥對他的欺負行為。

2003年2月5日下午,兄弟倆又因故在客廳裡吵架,彭汝國說他實在氣不過,才拿家中鐵槌及菜刀砍殺哥哥頭顱、頸部處兩刀,並重擊右側太陽穴一槌,未料哥哥竟然死亡。

事後,他把哥哥拉到浴室裡面支解,再分成三袋,接著到北市民權東路租車公司租得一輛紅色箱型車,利用夜間從內湖方向上山,再把屍塊載到八連山區小溪路旁山谷棄置。

他把上半身一袋屍體棄置在距尤加利橋約1.5公里處,然後再往下開,再於距離橋約500公尺處,將雙手及雙腳棄置山谷隨即離去。

彭棄屍後到處遊蕩,沒有回家,2003年3月6日,哥哥屍首被發現當天,他在中和市(現為新北市中和區)因竊盜案被警方逮捕移地檢署偵辦,被關押在台北看守所。直到被警方兩度借提,認為法網難逃才向警方供認。

彭說,他支解胞兄屍體並非手段兇殘,純粹只是為方便棄屍,至於棄屍地點為何會選在八連山區,一來是該處地形他熟,二來那裡很少人車進出,加上該處是山谷沒人居住,被發現可能性不大,但沒想到還是被發現。

檢察官依殺人罪起訴彭汝國,並具體求處死刑,一審認為彭的確飽受死者霸凌,其情可憫,饒他一條生路,判刑14年,二審高院改判12年徒刑,最終彭被判刑12年定讞,2005年1月7日入監服刑,2011年12月獲准假釋出獄,如今已刑滿。

※作者簡介:「社會老大」是一群資深的媒體記者,經歷許多社會事件、司法新聞採訪,看盡人間繁華,透過「社會9點檔」,帶領新舊閱聽人,回顧當年新聞事件,引以為鑑。

#哥哥 #警方 #200 #彭汝國 #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