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傳媒李利國專欄】在古代文人中,我一向喜歡李白!因為前天在山腳下看見一座「荊扉」,所以又特別去讀了他的《下終南山過斛斯山人宿置酒》:

暮從碧山下,山月隨人歸。

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

相攜及田家,童稚開荊扉。

綠竹入幽徑,青蘿拂行衣。

歡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揮。

長歌吟松風,曲盡河星稀。

我醉君復樂,陶然共忘機。

這令人感受到的是造訪生活在山野田家的朋友之樂,雖然其出入的門戶是用荊條編成的簡陋居所,但賓主恬然笑談、置酒暢飲,松林裡的風聲相伴著兩人的吟唱之歌到天欲放曉,陶醉在這樣的賞心樂事中自然讓人忘卻塵俗。

無論人生順逆無常、宦海伏沉不定,李白面對現實人事總是不卑不亢、展現出豁達自樂、灑脫不羈的情懷,不同於多數古代文人不得志、不適意的苦悶乞憐、牢騷滿腹的情懷!

作者為佛光大學未來與樂活產業學系助理教授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李白 #利國 #喜歡 #愛傳媒 #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