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籍立委黃國書被爆過去曾在情治系統當線民,遭所屬的民進黨派系新潮流系除名。同樣出身野百合學運的前新北市長朱立倫的經發局長施威全坦言,當過抓耙仔現在仍在政壇的民進黨人,50初頭到60歲的,還有好幾個。

施威全早期除參與野百合學運外,也曾發起反杜邦運動,曾擔任陸委會前主任委員賴幸媛辦公室主任、行政院中部辦公室副執行長、新北市政府經濟發展局局長,目前為專欄作家。

施威全表示,黃國書是好立委,這次黃是被派系處決。洪奇昌已離開新潮流,更是無能保他。當過抓耙仔現在仍在政壇的民進黨人,五十初頭到六十歲的,還有好幾個。抓耙仔有很多型態,如果把出身國民黨社團的學運世代也算入,更多。

施威全指出,黃國書的確情節嚴重,加入民進黨、參與輔選後仍持續提供情報,「如果我是被他監控的對象,我也不知知道真相後,會有什反應。所以我無法價值論斷新潮流的作法」。

施威全表示,他頗早就看過自己的被監控檔案,是中部學生裡頁數最多的,檔案裡面,照理說抓耙仔都是化名,但他的檔案裡,看到兩個真名,其中一個是好友,「我一直相信他是為了理念參加學運」。

施威全直言,看完檔案後接受訪談,他一直為這兩位「抓耙仔」辯護,「因為他們提供資料給調查局,是一次性的,而且真名直接暴露在檔案裡,不像線民」。

施說,他在檔案裡看到這兩位熟悉的朋友的名字,「看到他們密報我的活動或我參加的會議,震撼,但也有同情性的理解」。從檔案裡,他看出一定還有一位,生活上與我互動頻繁的朋友,是主要密報者,經常性提供密報。但他沒好好循線索去思考到底是誰,因為一定是一位好朋友,才會連只有三五人在他房間開會的情形,都鉅細靡遺往上報。

施威全坦言,看檔案的心得,讓他後來出席相關座談會,談政治檔案該如何解密時,相對審慎,因為完全不加遮掩的公開,會傷害被監控的當事人,當事人的家屬,以及冤枉了某些被列為抓耙仔的人。

#檔案 #施威全 #政壇 #黃國書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