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滿洲鄉港口溪字紋弓蟹大眼幼體回溯,從河堤斜坡處上岸後,有如千軍萬馬,沿著河岸牆面往中上游遷徙。(黃子明攝)
屏東滿洲鄉港口溪字紋弓蟹大眼幼體回溯,從河堤斜坡處上岸後,有如千軍萬馬,沿著河岸牆面往中上游遷徙。(黃子明攝)
屏東滿洲鄉港口溪字紋弓蟹大眼幼體長度僅約0.35公分,呈透明狀,現場不易觀察,透過微距攝影可以看到牠的外型細節。(黃子明攝)
屏東滿洲鄉港口溪字紋弓蟹大眼幼體長度僅約0.35公分,呈透明狀,現場不易觀察,透過微距攝影可以看到牠的外型細節。(黃子明攝)
居住屏東滿洲鄉港口村的古清芳(見圖)從小抓陸蟹,如今協助學者研究進而保育陸蟹生態,他甚至也曾發現新種陸蟹,並以他的姓氏命名「古氏擬相手蟹」。(黃子明攝)
居住屏東滿洲鄉港口村的古清芳(見圖)從小抓陸蟹,如今協助學者研究進而保育陸蟹生態,他甚至也曾發現新種陸蟹,並以他的姓氏命名「古氏擬相手蟹」。(黃子明攝)
恆春陸蟹雌蟹下海釋卵經常遭來往車輛路殺,墾管處近年除了在釋卵季節實施封路護蟹,也興建陸蟹通道,讓雌蟹經由隱密地下通道從山丘入海釋卵。(黃子明攝)
恆春陸蟹雌蟹下海釋卵經常遭來往車輛路殺,墾管處近年除了在釋卵季節實施封路護蟹,也興建陸蟹通道,讓雌蟹經由隱密地下通道從山丘入海釋卵。(黃子明攝)
屏東滿洲鄉港口溪已發現的陸蟹種類多達49種,成為當地重要觀光與生態資源,在資深解說志工帶領下,遊客晚上在溪口海灘上觀賞陸蟹。(黃子明攝)
屏東滿洲鄉港口溪已發現的陸蟹種類多達49種,成為當地重要觀光與生態資源,在資深解說志工帶領下,遊客晚上在溪口海灘上觀賞陸蟹。(黃子明攝)
屏東滿洲鄉港口溪已發現的陸蟹種類多達49種,成為當地重要觀光與生態資源,一隻中型仿相手蟹正準備跨過馬路到海裡釋卵。(黃子明攝)
屏東滿洲鄉港口溪已發現的陸蟹種類多達49種,成為當地重要觀光與生態資源,一隻中型仿相手蟹正準備跨過馬路到海裡釋卵。(黃子明攝)
屏東滿洲鄉港口溪字紋弓蟹大眼幼體回溯,吸引許多陸蟹愛好者前往觀察拍照。(黃子明攝)
屏東滿洲鄉港口溪字紋弓蟹大眼幼體回溯,吸引許多陸蟹愛好者前往觀察拍照。(黃子明攝)
屏東滿洲鄉港口溪已發現的陸蟹種類多達49種,成為當地重要觀光與生態資源,一隻角眼沙蟹正準備埋進沙堆中躲避威脅。(黃子明攝)
屏東滿洲鄉港口溪已發現的陸蟹種類多達49種,成為當地重要觀光與生態資源,一隻角眼沙蟹正準備埋進沙堆中躲避威脅。(黃子明攝)

隨著東北季風來襲,加上前陣子颱風外圍環流帶來雨勢,屏東恆春滿州鄉港口溪字紋弓蟹大眼幼體回溯現象再現十月,港口村一處橋梁邊坡溪流湍急處,這些身體呈透明狀的蚤狀幼體,利用清晨陽光較弱時刻,一隻隻從水中突然冒出,然後快速攀爬水泥邊坡往中上游處遷徙,展開陸蟹生命循環的重要一步。

居住港口村的陸蟹達人古清芳18日表示,今年字紋弓蟹大眼幼體從國慶日前開始陸續上岸,但每天登陸數量較往年少,也較為分散,具體原因仍需進一步研究才能確認,但他個人研判可能跟風向、海流有關。

屬於方蟹科的字紋弓蟹大眼幼體長度僅約0.35公分,每次回溯登岸都數以萬計,可愛模樣令許多到場觀看民眾大呼療癒,但牠們必須面對許多天敵威脅,當地河川中溪蝦或魚類,經常在大眼上岸季節恣意獵殺飽餐一頓,能夠順利變態長成稚蟹機率只有千分之一,變為成蟹的比例更少,等到成蟹進入抱卵期,再回到海中釋卵繼續生命循環。

恆春半島陸蟹極具多樣性,據國家公園統計,已知種類高達67種,在全球已知的陸蟹棲地中,歧異度高居第一,堪稱是「陸蟹半島」,與澳洲聖誕島享有齊名;長期研究陸蟹的中山大學博士候選人李政璋,歷年在恆春就發現9種世界新種類,2020年他在港口溪又發現新種及新紀錄共4種,讓有「陸蟹之河」美名的港口溪陸蟹達到49種,其他主要熱點還有保力溪、後灣、香蕉灣、出風鼻等地。

近年恆春地區河川進行許多護岸相關工程,水泥構件的施作,破壞陸蟹棲息及遷徙天然環境,李政璋、古清芳等護蟹人士及保育團體不斷呼籲,希望減少對陸蟹生態造成衝擊,加上墾丁原本就是熱門旅遊景點,雌蟹下海釋卵經常遭來往車輛路殺,雖然墾管處近年在釋卵季節實施封路護蟹,但仍難以避免傷亡,這些對恆春陸蟹都是人為災難。

#陸蟹 #幼體 #恆春 #弓蟹 #港口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