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忍了,江鵬堅遺孀:希望還活著的朋友能替他澄清。取自邱萬興臉書
不忍了,江鵬堅遺孀:希望還活著的朋友能替他澄清。取自邱萬興臉書

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被指當過調查局臥底,民進黨長期黨工邱萬興今天轉貼江鵬堅妻子江彭豐美的說法,列舉江在世時被特務跟蹤,家裡被電話監聽,「這些一舉一動都在警總與情治單位監視下,會讓我們活得提心吊膽」。他已經過世21年了,也無法為自己辯駁。「希望還活著的朋友能替他澄清」。

江彭豐美表示,她的丈夫江鵬堅要參選黨外立委、冒著身家性命要當民進黨創黨主席,「我再有千般不願與無奈,也只能選擇緊跟他身邊,隨他一步步走向不確定的政治路」。

江鵬堅過世後,江彭豐美將其一生的史料文物捐贈給國史館,並於2001年11月15日,在監察院大禮堂舉行捐贈儀式,在張炎憲館長的致詞中,清楚的點出江鵬堅家屬將其文物捐贈給國史館的歷史意義。她特別強調,「並不是那個人說的,2000年9月過世前捐出的資料」。

江彭豐美說,記得有一次,一個跟蹤的特務,可能是沒有什麼經驗,他跟蹤江鵬堅一直到我們家來,江鵬堅知道有人跟監,因為要趕出去開會,又想甩掉跟蹤的特務,故意回到家裡來,換了一套衣服,再從家裡後門溜走,跟蹤的特務以為是另外一個人,在外面枯等半天無動靜,特務也知道不對勁,居然還到他江宅按門鈴,應門的是我的大女兒,特務就問女兒說:「你爸爸呢?」孩子天真地對他說:「爸爸已經出去了!」當下的這個特務趕緊去追人。

她說,尤其1980年2月28日,林義雄家門血案,身為軍法大審林義雄辯護律師的江鵬堅,這件事對我們衝擊最大了,誰也不知道這樣的悲劇會不會突然降臨到我們身上,「我不能讓江鵬堅看出我們的不安,支持他為義挺身而出」。

但是江彭豐美指出,家裡最煩人的就是電話監聽,我們不可能談任何政治上有關機密的事,這些都是對我們家人帶來一些負面影響,這些一舉一動都在警總與情治單位監視下,會讓我們活得提心吊膽。

她說,江鵬堅雖然有著「人權律師」、「黨外立委」、「創黨主席」等等許多耀眼的政治頭銜,但是,他其實是個只有政治熱情,卻不懂也不願去計較現實政治利害的人。

她強調,「我不懂政治,對政治也不曾太熱衷,三十多年來,我一直只扮演著丈夫身邊沉默忠實的聽眾,但我始終曉得,從不爭先恐後的丈夫從政二十多年來,支撐著他在風風雨雨中走下去的」,其實就只是那股對台灣民主的熱情;權力與掌聲,似乎都被他很浪漫地不怎麼放在心上。

江彭豐美表示,有人形容他是紳士,有人說他是君子,在我眼中,他其實一直就像是當年在我們澎湖小島上那個客氣有禮的年輕阿兵哥,海闊天空、不與人爭。「他已經過世21年了,也無法為自己辯駁。希望還活著的朋友能替他澄清」。

#江鵬堅 #特務 #跟蹤 #過世 #江彭豐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