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表示,他至今無法看到自己的檔案;但昨天促轉會指「他沒有申請」;施明德妻子陳嘉君今日(23)表示,2003年開始,不斷地公開在媒體、各大報在電視上,要求看檔案;施明德受訪表示,他「陳菊、陳文茜等身邊相關者都被通知,只有我沒有。」

陳嘉君今日在臉書回覆促轉會主委葉弘靈指出,如果台灣社會不熟悉施明德從2003年開始到今天快20年的時間,一直跟檔案局申請檔案、要求能檢視完整的檔案,四處奔走請託幫忙;甚至到監察院向黃煌雄委員陳情,控訴為何國家剝奪了一個政治犯追求真相的權利。

陳嘉君說,施明德甚至以施明正、施明雄和施明德三個政治犯暨家屬的名義寫了一封陳情信給總統(馬英九任內),渴求總統賜給受難家族歷史真相,「我可以理解,畢竟新聞沒報導就像不存在」。

陳嘉君說,「可是,唯獨你,你心知肚明。也是你,你與我站在對立面」,針對戒嚴時期的檔案,她要求開放,「而是你的開放是『有條件』的。你的『有條件』在我看來是因為你對恐怖統治歷史脈絡的無知,也是因為你沒有對不同事物的領悟力,也缺乏了設身處地從各種不同的角度去思考、理解他人處境的同理心」。

陳嘉君說在她記憶中,至少有兩次在立法院舉行的公聽會,一次在監察院的閉門會議中,「我在你的面前清清楚楚地陳述了施明德作為一個坐牢25年的政治良心犯,如何如何在檔案局遭受不公不義的對待,這個不義叫做『剝奪一個受難者追求真相的人權』」,這個不公叫做「這些科員都可以看的檔案,受難者不能看」。「這些種種你都在現場」。

陳嘉君說,一開始她得知葉是「民間真相和解促進會」的秘書長,但聽了葉對事情的看法之後大失所望。後來又發現像葉這樣的人越來越多,雖然遭遇種種挫敗,但始終都不畏懼檔案局長林秋燕的惡霸,持續申請檔案,從未停止。

陳嘉君指出,「作為一個良心犯的施明德,和作為白色恐怖歷史的研究者的我,無法苟同你們對真相和轉型正義的看法」。

陳嘉君說,她對國家兒戲般的處理轉型正義感到難過,「你掌理的機關註定失敗歷史也會記上一筆」。現在看來更清楚了,要追求真相與和解,絕對不能去找促轉會。

#施明德 #檔案 #陳嘉君 #美麗島 #促轉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