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的部分內容。(圖/取自陳嘉君臉書)
檔案的部分內容。(圖/取自陳嘉君臉書)
檔案的部分內容。(圖/取自陳嘉君臉書)
檔案的部分內容。(圖/取自陳嘉君臉書)
黃色牛皮紙包著的檔案是不准閱讀的。(圖/取自陳嘉君臉書)
黃色牛皮紙包著的檔案是不准閱讀的。(圖/取自陳嘉君臉書)

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質疑當年美麗島事件的辯護律師「誰不是特務」?律師群之一的行政院長蘇貞昌表示,「我一生坦蕩,備受檢驗,可受公評」。施妻陳嘉君今天回應,備受檢驗她不清楚,但蘇真的備受政治犯提拔。至於蘇說「可受公評」,如果檔案局遇到人民就卡關,大官憑什麼說這種大話。

對蘇貞昌說的「我一生坦蕩,備受檢驗,可受公評。」陳嘉君今天在臉書回覆,「『坦蕩』是主觀感受。我沒意見。『備受檢驗』這個我們並不清楚?『備受提拔』這個我倒是非常清楚」。

她說,蘇貞昌1993年屏東縣長敗選,政治犯施明德提拔他作民進黨祕書長兼發言人,1997年政治犯盧修一「驚天一跪」提拔了蘇貞昌當選台北縣長。很巧,他人生重要的轉折,真的備受政治犯提拔。

陳嘉君痛批,如今我們看看,他如對待年邁的政治犯想要「去舔舔他們流過的血與淚?」,他行政院轄下的促轉會是如何羞辱施明德的:「請來登記。」

她說,關於「可受公評」,我們在意的是這個邀請如何被落實?我們想向貴府請教的是:「請問面對像蘇院長這樣一個位高權重可受公評的公眾人物,人民若真想要『公開評論』他時,人民是否被賦予同樣對等的『知』的權利,以行使其為憲法所保障的『言論自由』基本人權。」人民是否可能走進「國家檔案局」裡,調閱蘇院長開始進入公共領域展露頭角以來的所有檔案呢?如果檔案局遇到人民就卡關,大官憑什麼說這種大話。

陳嘉君指出,國家檔案局自2001年開幕以來,她看最核心且大量的工作就是「遮掩」檔案。「我光想到就感到既嫉妒又心疼」,嫉妒他可以看,我們不能看;心疼他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才能完成。要知道遮掩的規則,是要非常仔細地辨別,才能達成遮掩任務。

陳嘉君表示,自2003年開始陸續申請閱覽施明德、施明正、施明雄、黃祖堯、韓若春、陳良、江炳興、鄭金河、謝東榮、詹天增、蓋天予、陳智雄的檔案以來,我們從沒能好好閱覽與檢視這些檔案。

她說,你們可能難以想像檔案的量,總量是1959-1990年。如此海量,加上他們一頁一頁遮掩的時間,不知施明德是否有時間在生前閱讀完?我們目前只看到非常少數的幾年。

陳嘉君舉例,光有一回,我們搶拍到泰源革命烈士槍決前與槍決後照片的那一天,原本檔案局推出四大車檔案,我們才打開第一車上的檔案,起衝突後她看到林秋燕使個眼色,工作人員就把尚未看的那些趕緊推了進去,不給看了。「她一定是個了不起的官僚,20年來一路從法務高升到局長,肯定是遮掩的檔案討了掌權者歡心立了大功」。

陳嘉君表示,她到處陳情,發現真相是:「有官位就能全看,小民就開天窗。」令人氣憤。她反問蔡政府,「我們只是有一股歷史研究的熱情,又不是要發動反政府行動,需要一直被政府當作危險的人物來防範嗎?」當人民的武器被你們深鎖在檔案局時,就請大官不要對我們小民叫囂:「拿出證據來。」

#陳嘉君 #蘇貞昌 #美麗島事件 #可受公評 #施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