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稱為避免社宅「債留子孫」需要停、看、聽,引發輿論熱議。北市議會政團林穎孟、林亮君、黃郁芬等人25日舉辦公聽會。對於北市都發局將2027年後稅賦納入社宅成本,引發學者與議員質疑,稅賦成本就占了四分之一,若市府不檢討,就沒資格漲房租。

北市議會政團議員林穎孟、林亮君、黃郁芬、苗博雅與OURs都市改革組織、社會住宅推動聯盟等民間團體與合作舉辦「社會住宅可持續興辦財務」公聽會。

住盟表示,目前台北市的46處社宅,興建營運總成本約1633億元,其中稅賦成高達424億。由於目前北市實施社宅減免地價稅、房屋稅,每5年須檢討一次,2027年可能再延長實施,但都發局已將2027年以後的地價稅及房屋稅納入支出。

都市改革組織秘書長彭揚凱質疑,除台北市外,中央與哪個縣市,有將房屋、地價稅算進去?市府雖有規畫設計、物業管理等等檢討,但對降低成本有限,而稅就占了四分之一,北市府卻認為這一塊完全不能動,那北市府完全沒有資格討論漲房租,因為明倫這宅就碰過了,柯說債留子孫、停看聽,就怕他認為說這個稅不能動,就只好漲房租。

彭揚凱也質疑,若北市自有房屋一房的人房屋稅都可以減免,市府自己蓋的社宅房屋稅還比較高?為什麼社宅不能減免?

苗博雅批評,柯一直把社宅講成債留子孫的大問題,但現在看社宅財務,問題有大到柯文哲用勞保基金比喻?這是恐嚇市民,每年編12億敬老卡480點數,社宅同樣照顧年輕人,就算每年編20億都不為過,北市不是付不起錢,而是市長選擇要付什麼錢,是政策選擇,但別再扯「債留子孫」。

「為什麼唯獨台北市轉不過來!」苗博雅再批,自償率與跟稅賦一定要納入成本沒有關係,要納入什麼成本是市府決定,今天付出去的房屋稅、地價稅是進入北市府的口袋,不能原封不動的挹注到基金嗎?「一百塊從左邊口袋移到右邊口袋」,屆時真要繳也是繳到北市市庫。

逢甲大學土木工程系教授張智元表示,成本還是過高,物業管理人力成本是70到80%,要特別小心「政府版城中城事件」,北市很多房子沒有錢拉皮,就是財務問題,升息、通膨問題,未來管理成本不是現在的基準,要更加小心盤點試算。

北市都發局副局長羅世譽表示,政府稅收都是各司其職,都發局有義務交房屋稅、地價稅到相關部門,若有需要補貼,會從市府預算撥補,就是這樣的財務循環;若之後稅賦減免延長,會按照計算公式同步變動。

#社宅 #北市 #稅賦 #房屋稅 #債留子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