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馨與黃鐙輝、許乃涵、王滿嬌、陳文山、柯宇綸等人出席公視台語台電視電影《顧巢.抾箬仔》首映會。(陳俊吉攝)
德馨與黃鐙輝、許乃涵、王滿嬌、陳文山、柯宇綸等人出席公視台語台電視電影《顧巢.抾箬仔》首映會。(陳俊吉攝)
德馨製作並主演公視台語台電視電影《顧巢.抾箬仔》首映會。(陳俊吉攝)
德馨製作並主演公視台語台電視電影《顧巢.抾箬仔》首映會。(陳俊吉攝)
黃鐙輝主演公視台語台電視電影《顧巢.抾箬仔》。(陳俊吉攝)
黃鐙輝主演公視台語台電視電影《顧巢.抾箬仔》。(陳俊吉攝)

德馨演而優則製作,首度跨界擔任公視臺語臺電視電影《顧巢.抾箬仔》製作人,25日與黃鐙輝、許乃涵、王滿嬌、陳文山、柯宇綸等人出席首映會,被問起她的主廚男友廣宏一,日前在臉書指控她南下定裝其實是去陪酒,鬧出軒然大波,德馨表示,兩人後來有冷靜溝通、釐清事情為何失控,講好以後要好好相處、重新歸零,用比較理性的方式在一起,男友已承諾以後不會再這樣。但她也說,這是最後一次給男友機會,再犯就不會寬容原諒。

德馨坦言,日前看到當紅韓星金宣虎被前女友毀滅性爆料是渣男、暖男形象一夕崩盤,她「確實有點感觸」,並透露之後打算再做一部戲,故事方向就是另一半在網路公開事件、輿論風向一面倒,她想讓大家知道「很多事不是你表面上所聽所見,不要輕易被帶風向、下評論,因為真相我們真的不知道」。有虔誠宗教信仰的她深信,隨意評論造成的傷害,最終業力都會回到自己身上,希望大家更謹慎,因為很多影響將會是蝴蝶效應,不知道會引發什麼毀滅性結果。

烏龍陪酒新聞讓兩方都受傷,德馨說,新聞事件爆發當天,她馬上就被撤了工作通告,「廠商有疑慮也不要造成人家困擾。但後來釐清之後,還是有工作回來找」,男友自己也嚐到苦果,包括掉粉、粉絲對他產生不信任感,「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她說以前兩人缺乏良好溝通,彼此猜來猜去,總覺得「你應該懂我」,但對方就真的不知道啊!當時是兩人吵架,「我覺得我們已經分手,不需要交代什麼,但他的認知不是這樣,覺得我不說清楚一定是做了什麼」,「平常我們是互相相信、不會質疑對方去哪裡,而且他真的表現滿好的、對我很好,是他照顧我比較多」。

當時被男友指控「陪酒」的她說,沒有覺得世界毀了,只是覺得很誇張很荒謬。之後拍親熱戲、飯局需要報備嗎?她強調那次純屬意外,平常工作上的事或吃飯應酬都很正常,男友不會干涉。近期忙著拍臺視備檔戲《美麗人生》的她,也同時在攻讀碩士學位,升格製作人後,雖然總製作費超支10萬,不過已在規劃拍攝下一部公視人生劇展。

該劇全臺語發音,從小跟著奶奶說臺語的黃鐙輝說,原本自認臺語流暢已經是無敵了,但這次拍攝時要用文言文和專有名詞,「直翻就會翻錯。」他平日要小孩在家說臺語被拒絕,小孩在學校學的母語是客家話,因為他最近發現自己身世撲朔迷離,透露曾祖父姓趙、墓碑上刻著「詔安」,跟著曾祖母姓黃的他很可能是「詔安客家人」後裔,自嘲是標準「奧客」,因此想讓小孩先學客語再教自己,開玩笑說:「小鐘哥還說我也許有機會選客委會主委!」

德馨此次邀請柯宇綸與黃鐙輝出任雙男主角,她認為黃鐙輝有南部人特有的質樸,再加上也是在地雲林人,成不二人選;柯宇綸飾演他的哥哥,雖是外省人,但長期熱愛臺灣這塊土地,尤其劇中角色長年在臺北做生意,他的顏值有都會感,因此邀請他參與演出。她坦言柯宇綸是當初公視給的建議名單,對於他喜歡針貶時事的大砲性格一開始也不知情,不過合作之後覺得他相當敬業、表現稱職,將來若角色適合,也還是會再合作。

柯宇綸在拍攝此部戲前,已經三年沒拍戲了,因此相當珍惜機會,且又可以藉此努力練臺語,他拍完到現在也不忘常練習,「今天坐計程車過來,一路用臺語和司機聊天,最後少算我5元!」

德馨雖然拍過許多臺語劇,但她說以前遇到不會講的臺語還能講自然語,《顧巢.抾箬仔》則是全臺語且非常講究發音,儼然是全新挑戰,希望觀眾透過該劇看到臺語很深的文化底蘊。她也提到成本控制極為困難,笑說:「(畢竟)無法邀請八色鳥本人來演出。」因此先借了專家製作的栩栩如生標本,拍完後的動畫製作經費更是驚人,演員們附和說:「(八色鳥)是全片最貴的演員!」該劇總預算350萬,沒拿演員費與製作人費用的德馨透露,最後還是超支10萬,由她與另一位製作人均攤。

#德馨 #覺得 #臺語 #男友 #柯宇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