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慈善家雜誌報導,9月以來,不斷有瑞麗市網友在人民網「地方領導留言板」上反映離瑞難、生活壓力大等問題。

10月26日,一名自稱是「瑞麗學生」的網友在網上發帖呼籲網友關注瑞麗,迅速成為輿論焦點。該網友稱,2021年8月3日,瑞麗再次封城直到今天,現在的政策是每天只有兩個離瑞名額,自己和家人有家不能回,這一年沒有任何的收入,心理處於崩潰邊緣。

據報導,自7月以來,不斷有瑞麗市民在一些社交平台上發聲表示「生活難、離瑞更難」、「填了很多表,只領到1斤米」、「生活無著落」、「群眾撥打熱線被暴粗對待」等問題。

一位市民稱,從2021年3月底的第一輪疫情到7月的第二輪疫情,再到8月3號的再次居家隔離,一直沒有工作,沒有經濟來源,生活困難。長時間多次隔離、長時間不復工復產,老百姓沒有生活來源。也有市民表示,隔離期間酒店餐費太高,對於一年沒有開工的人員來說實難承受。

瑞麗市信訪局稱,為最大限度對衝疫情對經濟社會發展的衝擊,瑞麗市政府印發了《應對疫情做好「六穩六保」工作的支持政策》,從房租減免、資金撥付、金融支持、稅收優惠、民生救助等方面有效減輕企業負擔、保障民生。瑞麗市民政局也印發了《關於進一步做好疫情期間困難群眾基本生活保障工作的通知》,對連續三個月無收入來源的,按戶給予臨時困難救助、適當放寬低保認定條件等保障。

但瑞麗一家模特兒學校的創始人秋文(化名)表示,「這場疫情讓我從富婆變成了負婆。」從2020年9月開始,瑞麗的疫情此起彼伏,在接連封城的打擊下,很多人選擇離開瑞麗,秋文的學校生源減少了一大半。一邊要面對學生要求退費的壓力,一邊是房租不降反漲。

上述瑞麗政策也沒有給秋文帶來實惠。秋文說,「通告上說銀行會減免或延緩個體戶償還商業貸款,但銀行那邊沒有任何變化,打電話給政府部門,答覆說政府只是提出這個倡議而已。」

報導稱,瑞麗市委宣傳部負責人否認瑞麗長期「封城」的說法稱,不是完全封閉的狀態,只是嚴管期,老百姓的物資、生活保障都沒有問題。但由於一直有新增病例,疫情持續時間太長了,大家的日常生活肯定會受到影響,難免會有一些情緒。

該負責人稱,瑞麗本來就是口岸小城市,主要是做邊貿、玉石珠寶生意,人口流動比較大。因為疫情原因,不允許聚集,口岸也處於關閉的狀態,大家可能都回老家或轉投到廣州等地繼續做生意了。

瑞麗市一位政府官員表示,網上流傳瑞麗已成空城,常住人口從50萬降到10萬的說法有些誇張,20萬人還是有的。不過長時間受疫情影響,有些老百姓的生活確實難過。

#新冠肺炎 #大陸 #瑞麗 #雲南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