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通膨問題火熱,中央銀行二度PO臉書強調,台灣總體經濟基本面健全,有助穩定民眾通膨預期心理,因台灣疫情控制得宜,較無美歐等經濟體的勞動市場緊俏,及貨運輸入港口阻塞的供應鏈瓶頸等問題,待國際原油等大宗商品供需失調緩解,通膨升溫壓力可望逐漸紓解,國內通膨率應無持續攀升之虞。

央行表示,近來全球物價上漲情況有感,台灣與新興市場經濟體如巴西,先進經濟體如美國及歐元區的通膨率皆呈向上趨勢,但台灣表現相對溫和。今年台灣通膨率上升主要是油料費、運輸費與蔬菜價格大漲所致。IMF在最新的「全球經濟展望」報告中指出,當一國的名目有效匯率貶值、經常帳餘額與財政收支餘絀對GDP比率下降(如經常帳逆差及財政赤字擴大),及民眾預期通膨率大幅上揚等,四項制約通膨預期機制鬆動(de-anchoring),才易使通膨率持續攀升。

央行指出,目前台灣名目有效匯率升值、經常帳與政府財政收支皆健全,且若根據IMF未來三年後通膨預測值來衡量通膨預期也相對穩定,台灣制約通膨預期的相關指標表現較其他經濟體優異。因此,參考IMF所採用的這些指標,顯示國內通膨率持續攀升的壓力相對較低。

另有人憂心台灣將重蹈早年通膨率大幅攀升的情節,其實當前台灣的通膨環境已不同於往昔。央行認為,1970年代兩次石油危機(國際油價以倍數上漲)期間,由於經濟活動對石油依賴度高,當油價大幅攀升,通膨率伴隨走高,即1973年8.17%、1974年47.47%、1979年9.75%、1980年19.01%。

1990年前後,國內通膨率達4%上下,主要因薪資連年大幅調高,1987~1992年的年增率介於9~15.5%,導致薪資─物價螺旋上升(wage-price spiral),加以1990年波斯灣戰爭帶動油價上漲。

2008年國內通膨率為3.52%,主要因國際油價創歷史新高(布蘭特原油達每桶145美元),帶動生質能源需求銳增,推升食物類價格年漲幅8.56%。媒體甚至創造了「農業通膨(agflation)」的新名詞,它是由農業(agriculture)與通膨(inflation)二字所組成,不過,持續沒多久,農產品價格就隨油價下跌了。

央行說明,台灣長期處於低且穩定的通膨環境,且貨幣政策具有反通膨與反景氣循環的特性。另目前行政院「穩定物價小組」的積極作為,及油電價格平穩機制適時啟動,在這些情況下,應可降低民眾對物價持續上升的預期心理,進而達到穩定物價效果。

#上揚 #全球 #通膨率 #通膨 #通膨預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