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外籍機師在桃園家中猝死,掀起機師工會發起「黃飄帶行動」,除了哀悼該名機師,也要聲援被防疫規定搞到快精神分裂的機組員們。近兩年來,只要是會出國的航空從業人員,成了民眾唯恐避之不及的「瘟神」;事實上,他們所承受的壓力,遠比一般人來得沉重。疾管署透過官方粉專,分享華航777機隊總機師盧希文心路歷程,「其實,我們比大家更怕染疫啊!」

「長達一年半,我不是在隔離,就是在隔離的路上。」盧希文感嘆,他們應該是全台灣做COVID-19篩檢最密集的職業,每個月要篩4至7次。他不否認,的確有極少數害群之馬成為破口,讓「開飛機」這份職業,因升高社區染疫風險,成了眾人眼中的老鼠屎。

但絕大多數機師及空服員,都是戰戰兢兢地配合防疫,「指揮中心怎麼說,他們就怎麼做」。盧希文不諱言,每一趟長程航班結束,防疫旅館先隔離5天、再9天加強自主健康管理,看不見盡頭的「5+9」對身心相當煎熬。

長時間隔離造成許多機組員久久才能見家人一面,想看爸爸、媽媽怎麼辦?到防疫旅館樓下,隔著窗戶揮揮手,就是他們最大的安慰。

機師出勤必須全副武裝,事實上,他們也很怕執飛途中染上新冠肺炎。(翻攝疾病管制署-1922防疫達人臉書)
機師出勤必須全副武裝,事實上,他們也很怕執飛途中染上新冠肺炎。(翻攝疾病管制署-1922防疫達人臉書)

去年3月,盧希文負責首班往返上海的專機任務,與其他機組員接回滯留的台商和家眷。當時,這批機組員被視為英雄,不料沒幾個月,接連爆出機師、空姐確診,甚至傳染給家人、朋友,人人羨慕的航空業,頓時人人喊打。

盧希文說,機組員被當成異類,除了網路酸民言語霸凌,生病就醫也遭拒絕,身體不舒服只能自己找藥吃。機組員的小孩到了學校,同學明顯疏遠,連老師都要求PCR陰性才能去上課。

不少人因承受不了壓力,加上航班大砍、收入銳減,興起轉行念頭。機師工會強調,一直以來都有聽到機組員的擔憂,希望讓社會大眾知道他們目前所面臨的困境。

「我跟大家一樣,工作是為了養家,疫情讓大家很辛苦,而這份工作也確實讓我多承擔一份責任,我會提醒自己小心防疫,盡己力守護台灣」,盧希文說。

盧希文強調,會善盡機師責任,盡一己之力守護台灣。(翻攝疾病管制署-1922防疫達人臉書)
盧希文強調,會善盡機師責任,盡一己之力守護台灣。(翻攝疾病管制署-1922防疫達人臉書)
#機師 #空服員 #機組員 #老鼠屎 #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