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日前提到,國史館長陳儀深當年根本是「反台獨大將」,引發駐德代表謝志偉挺陳;施明德妻子陳嘉君在自己臉書以寫信方式回應謝,卻在文末署名時神來一筆,「一個曾在深夜與同學跑去你宿舍說服你參加野百合運動的東吳學生 陳嘉君敬上」。

陳嘉君對謝志偉說,這整件事牽涉的是一個國家重要的歷史真相,以及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是調查員這個事實,還有美麗島事件被判處無期徒刑的施明德、和一位現任國史館館長陳儀深的人格與學術聲望,因此,當真相涉公共利益和國家尊嚴時,已經不是私人情感可以維護的。

她說,施明德跟她作為一個歷史真相的見證者,21年來從沒有想過把這個歷史真相當作「政治鬥爭」的工具,也沒有主動評論過。這次因為「黃國書爪耙子」事件,被動被記者追問,才陳述出來。

她對謝志偉說,您受過德國嚴謹的高等教育訓練,一定能理解施先生關於江鵬堅主席陳述的證據力,但很多台灣人基於情感拒絕理解,甚至天真地以為特務會有一只「身分證」以供查驗嗎?

這時候立委管碧玲跑出來,還把國史館一起扯進來,讓國史館這個有歷史權威象徵的單位做出企圖誤導民眾的解釋。這一整個事情讓人難過到必須說出「另一個真相」——陳儀深在美麗島時代是疾風的核心成員,專門為關中工作——來平復內心的痛苦並對天交代。

謝志偉日前提到,自陳儀深1990年來找他參加「台教會」以來,從來都「未忘初衷」;陳嘉君說,「可是那不是你的初衷啊!若真要維護應該說『幡然悔悟』比較貼切。

陳嘉君說,打從走上這一條「反抗國民黨暴政」的路上,難道不就是一直在做使人「幡然悔悟」的工作!「而您(謝志偉)正是其中的佼佼者」,在野百合佔領中正廟時,慷慨激昂的演說一直是得到最多掌聲的,

她說,真相是痛苦的人唯一的救贖。「江鵬堅的事在台灣社會裏沸沸揚揚,是您們應該要好好面對真相的時刻,理解並接受,讓塵埃落定,無論這個真相有多難堪。在我家,早已蓋棺論定二十年」。

#謝志偉 #施明德 #陳嘉君 #國史館 #陳儀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