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旅遊董事長張巍耀(截自國政基金會直播畫面)
鳳凰旅遊董事長張巍耀(截自國政基金會直播畫面)

國政基金會1日舉辦《外人勿入?邊境嚴管對台灣的衝擊》座談會,旅遊業者表示旅遊業是此次疫情海嘯第一排,政府卻未做過任何努力去放寬邊境管制,「旅遊泡泡」也因社會氛圍而推不動;製造業者則表示缺工嚴重,「訂單紅,出貨黑」,再不放寬外勞入境,好不容易盼來的中美貿易戰轉單潮,可能得轉給東南亞。

鳳凰旅遊董事長張巍耀說,旅遊業是此次疫情海嘯第一排,歐美有疫苗護照或是其他重啟邊境機制,但很遺憾台灣政府各部會還是以指揮中心為審核單位,主管旅遊業的觀光局位階低,很難替旅行業者發聲。

張巍耀說,現在說入境住防疫旅館14天,其實是扎扎實實的15天,因為入境第1天到第2天算1天,回家還要自主健康管理7天。防疫旅館費是很大支出,即便未來再放鬆,也會降低觀光誘因。政府說觀光立國,卻沒有看到政府做過任何努力去放寬邊境管制,所有項目停擺,不像日、韓、新加坡、泰國或歐美國家,國與國對談旅遊泡泡,像澳洲和新加坡兩國不用檢疫,旅行業非常羨慕。

台灣雖有帛琉泡泡,但是社會氛圍是把去過旅遊泡泡的人當成「重點關切對象」,上班族去帛琉回來,老闆會要求請年假、事假;小孩隨團出遊回來,老師會要求不要來上學,張巍耀說這就是歧視,導致旅遊泡泡推行失敗。

疫情影響入境,也影響出境,台灣旅行社4千家,9成做出境旅遊,但現在禁止出境已經1年多,到明年春節就整整2年,旅行業養了很多家庭,很多人只能改行開計程車、做外送甚至回家啃老。張巍耀說服務業是非常弱勢的族群,很多統計數字,檯面上看到都是冰山一角,實際數字都是好幾倍,所以最近看到軍公教調薪,也讓他們很羨慕。服務業也許不像電子產業是台灣經濟火車頭,但影響人數不可小覷。

新呈工業總經理陳泳睿表示,現在很缺工,業內自嘲是「訂單紅,出貨黑」,常被客戶叫去罰站。年初時因為中美貿易戰轉單來台,陳泳睿5月申請外勞,結果隔周本土疫情爆發,外勞進不來,他本想說封城之後很多服務業失業,可以找他們來補外勞缺口,沒想到半年來應徵幾十人,也走掉幾十人,有人做半天就走,主要是服務業的工作型態是有尖峰、離峰,不習慣工廠「長時間做同樣動作」的模式。

那麼是否可以找台勞?陳泳睿苦笑,半年來已經加薪2次還是找不到人,且成本增加,客戶不買單,加上物價每周漲價,再下去無法生存。其他方法包括自動化,但不是所有產業可以自動化,且台灣加工通常是是少量多樣,很難自動化;再加上台灣很多自動化產業,除了工具機,都移到對岸去了,新呈工業做的是軟質的線材,也無法使用無法工具機。

是否考慮數位轉型?陳泳睿說他們不但有做,他最近還得了相關獎項;但是上下游沒有數位轉型,也沒用。

陳泳睿說,台灣防疫做得不錯,是否可以向已經準備好了的國家申請外勞?申請外勞要花好幾個月,不是今天申請、明天立刻來,政府要給產業曙光,否則好不容易盼來的中美貿易戰轉單潮,可能要因為缺工而把機會讓給東南亞。

#外勞 #旅遊業 #缺工 #製造業 #旅遊泡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