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開始改變對中國政策為戰略競爭關係以來,國際上有大量的評論認為美中爭下的國際局勢將形成「新冷戰」的格局,經常將美中競爭設想為類似冷戰時期的美蘇對抗。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院長、前美國國防部副部長奈伊近日就此在媒體發表文章認為,冷戰的想法是很糟糕的,如果用這樣的二維思維處理對中國的關係,美國就會輸。

在國際政治研究上以「軟實力」與「巧實力」理論著稱的奈伊在《紐約時報》撰文表示,愈來愈多的華盛頓政界人士和決策者認為美中關係是一場冷戰,這對歷史不利、對政治不利、對美國的未來也不利。雖然拜登政府反擊這樣的說法,但他的行動表明其對華戰略確實受到冷戰思維的影響。

奈伊說,與中國的競爭是一場三維博弈。如果繼續下二維棋,美國就會輸。

他表示,雖然與蘇聯的衝突和當前與中國的競爭都沒有導致全面戰鬥,但競爭性質卻大不相同。冷戰期間蘇聯對美國的軍事和意識形態構成直接威脅,美蘇之間幾乎沒有經濟或社會聯繫,因此遏制是一個可行的做法。但與中國的競爭是一個三維棋局,它分佈在軍事、經濟和社會等各個層面。冷戰的比喻即使方便,卻站不住腳,而且很危險。

奈伊認為,在經濟層面上,美中有著深厚的相互依存關係,雙方的年貿易額超過5000億美元。華盛頓一些聲音在談論「脫鉤」,而且認為不用付出巨大代價,這種想法是愚蠢的,因為很多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是中國而不是美國。美中的社會結構也深深交織在一起,從求學、旅遊到其他事務,現實中的疫情和氣候變化等生態問題上也不可能脫鉤的。

奈伊指出,儘管美中有這麼深厚的關係,但二維思考仍認為,美國能依靠軍事優勢與中國抗衡。美國雖然還是全球軍事大國,但仍需加強與其他國家聯盟。經濟事務的權力也是多極化的,美中歐日是最大參與者。在國際事務例如氣候變遷與疫情上,非政府組織才是主角。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單獨解決氣候變化和疫情這樣的跨國問題,生態相互依存的政治不但涉及對其他國家施加權力,還涉及與其他權力聯手。

奈伊表示,今天的政治競爭也是不同的。美國及其盟國不像史達林或毛澤東時代那樣受到共產主義輸出的威脅。目前中國操縱經濟和政治深度相互依存的體系來支持其威權政府,並影響民主國家的輿論,但這樣的作為反過來會增加美國的影響力。因此無論好壞,我們都被困在與中國的「合作性競爭」中,競爭和合作是相互矛盾的,我們需要一種能夠同時完成這兩件事的戰略。

文章最後說,悲觀主義者看到中國的人口規模和經濟增長率,都相信中國會占上風。但是,如果我們將盟友視為資產,那麼在本世紀,美歐日等盟國的軍事實力和經濟財富總和仍將遠遠超過中國。拜登的說法是正確的,冷戰言論弊大於利,但他必須確保美國的中國戰略適合這盤三維棋局。

文章來源:別再把中美競爭稱為「冷戰」

#冷戰 #中國 #美國 #奈伊 #競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