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澎湃新聞19日《馬上評》專欄報導評論,近日,38歲「東方神童」魏永康因病離世,引發輿論關注。他的故事,曾引發大陸國人對於「神童」教育的思考。多年前,媒體報導了魏永康的事蹟:2歲掌握1000多個漢字,4歲基本學完初中課程,8歲進入重點中學讀書,13歲考入湘潭大學物理系,17歲考入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碩博連讀……但像古時「傷仲永」一樣,魏永康並沒有在長大後依舊延續神奇,讀了3年研究生後,沒有拿到碩士學位,被學校勸退了。

魏永康從「神童」「天才」到「泯然眾人」,原因一言以蔽之:成也母親,敗也母親。母親曾學梅對他從小全方位的「悉心」教育,代勞他生活上的一切,除了學習,家裡任何事情都不讓魏永康插手。她給兒子洗衣服、端飯、洗澡、洗臉,甚至連牙膏都要擠好。為了讓魏永康在吃飯時不耽誤看書,直至讀高中時,曾學梅還給他餵飯。

心無旁騖、智商極高的魏永康迅速在同齡孩子中脫穎而出。殊不知,正是這樣的過度「關愛」,為「傷仲永」的故事埋下了伏筆。

英國米德爾塞克斯大學的教授瓊·弗里曼曾追蹤調查了210名天才兒童,發現這些孩子中僅有6名孩子取得「通常意義上的成功」。弗里曼分析,不少神童最終人生失意的原因在於父母對他們期望過高,給孩子壓力過大。魏永康在未成年時與母親的關係正是如此,甚至更為極端。

考進中科院、脫離母親的照顧後,極度缺乏生活自理能力的魏永康迅速「失控」了,他無法安排自己的學習和生活:熱了不知道脫衣服,大冬天不知道加衣服,穿著單衣、趿著拖鞋就往外跑;他經常一個人窩在寢室裡看書,卻忘了還要參加考試和撰寫畢業論文,為此有一門功課記零分,沒寫畢業論文,最終失去了繼續攻讀博士的機會……面對兒子的「失利」,母親曾學梅深深懺悔:「是我害了他」。

值得欣慰的是,魏永康退學後雖然經歷了求職的坎坷,但最終回歸了幸福普通的生活。在妻子眼中,他「從神童變成了懂得生活的丈夫」。鑒於魏永康的教訓,在面對曾學梅教育孫輩的想法面前,魏永康妻子強烈要求「給孩子一個快樂的童年」,並不允許將兩個孩子的童年與父親作對比。這讓人很多欣慰,在「成為天才」和「快樂童年」之間,魏永康的妻子清醒地作出了選擇。

外界已經無從知道,魏永康上學做「神童」時是否快樂,但我們看得出,他從「神童」做回普通人時是幸福的。魏永康的人生際遇,令人百感交集。

而近年來湧現的一些「天才少年」,讓公眾看到了「神童」的另一種成長路徑:13歲上浙大的「天才少女」陳舒音,「沒上過補習班,父母也沒有額外輔導」,從小就是遵從自己的興趣學習;五年級拿美國奧數金牌、七年級拿澳洲數學獎的「數學神童」葉豐碩,坦言學習奧數是為了興趣愛好,「玩不玩競賽沒關係,最重要的是學得盡興,玩得盡興」;26歲破世界難題的中科大數學家陳杲,其父發現兒子的數學天賦後,讓兒子放棄一些學習項目,怕兒子受到標準化作業的影響……

兩相比較不難發現,自由發展或許才是「神童」的成長之道。換言之,人中龍鳳首先應該是個正常的人,應當形成基本的個體自治,可以自我管理、自我安排,用自我意識對接現實、創造未來。「神童」不是刻意造出來的,順其自然,孩子才能如有「神」助,最大程度發揮出潛能,做最好的自己。

#魏永康 #神童 #母親 #學習 #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