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與非洲合作一度被認為是「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推力與全球經濟新的增長點,但經過數年的實踐後發現彼此對這項合作關係期待都過高,相對於過去的盛況,這3年一度的「中國非洲合作論壇」規模與級別遠不如前,眾多合作項目推動時遭遇重重困難。分析人士認為,這是中國與非洲之間對彼此幻想的終結,逐步回到冷酷的現實。

《法國國際廣播》引述《世界報》題為《非洲與中國--幻滅時刻》的評論指出,11月28日中國非洲論壇在塞內加爾首都達卡開幕,出席本次會議的級別比過去低得多,不像歷屆峰會上出席論壇的非洲國家元首比出席聯合國大會還多。論壇降級當然與新冠疫情有關係,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已有2年未出國,與過去盛大奢華的規模相比,這次的規模低於許多國家原有的期待。

評論說,中國與非洲的合作也面臨瓶頸:工業計畫效果有限、貿易交流不平衡、債務陷阱、精英集團腐敗、中國企業不尊重勞動權益等等,加大了非洲的不滿。儘管非洲民眾對中國的滿意水平仍然比較高,但已經開啟倒退的趨勢。

根據皮尤中心2013-2019的長時段調查,非洲國家對與中國合作的滿意程度普遍下滑,中國與非洲關係專家派勞(Thierry Pairault)強調,對於中國人和非洲人來說,這是幻想的終結,每個人都意識到花錢並不足以刺激發展。非洲人也意識到,中國人釋放大量資金,但利率卻相當昂貴,還款期限也很短,不足以刺激發展。

中國與非洲開展全面合作關係從2000年開始,從2002到2020,雙方貿易往來從100億美元增加到2000億美元,讓中國取代美國成為非洲第一大貿易合作夥伴。北京在非洲全面啟動基礎建設,2017年大約10000家陸企在非洲活動,總共約有100萬中國人在非洲工作、投資、經商。中國還在非洲設立62家孔子學院,而中國的大學裡也招收了60000萬名非洲學生。除此之外,北京也與非洲加強軍事合作,2017年在吉布提開設第一個軍事基地,做為其通往印度洋及歐洲大陸之間的戰略通道。

評論指出,中國在非洲快速擴張,摩擦與不滿也日益增加。與北京簽署「世紀契約」 的剛果,礦物基礎設施合同仍然是海市蜃樓,31家醫院沒有一家建成,2所宣布的大學還沒有蹤影。肯亞的鐵路建設計畫合多項基建合同也遭到該國司法構的質疑,因為中國在非洲著重於提供服務而非投資。2019年大陸在非洲的投資達27億美元,但提供服務的投入則高達444億美元,許多基建合同最後反而變成非洲人的負債,陸企真正投資的都是在技術層次很低的礦業。

分析人士認為,中國擴大與非洲合作也獲得巨大的政治利益,在聯合國獲得大量非洲國家投票支持,因此中國能以很低的成本同時獲得聯合國農業、民航、工業、電信4大機構領導人的席位,這是聯合國史上僅見。

評論表示,這次達卡中非論壇可能是中非關係的轉變,與過去近20年相比,現在中國人在非洲面臨的局面要20年前複雜得多,以前雙方的關係僅僅是精英之間的事務,現在中國人必須面對一個日益苛求的民間社會。非洲各國領袖不得不面對越來越多對不透明合同、債務陷阱、以及非洲產品進入中國受限制的質疑。對中方來說,必須把握非洲的變化並調整自己的計畫,滿意度曲線還會持續下降。

文章來源:中國非洲 幻滅時刻

#非洲 #中國 #中非論壇 #基礎建設 #債務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