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都市更新、重劃,陸續出現不少一夕致富的土豪,成為歹徒覬覦的肥羊。2008年,桃園大溪某謝姓家族,因賣了土地,鄰里間傳聞賺了數千萬,讓年僅16歲的少年,慘遭綁架,勒贖5000萬元。幸運的是,在警方追緝下,少年驚魂8天後平安獲救,綁匪也一一被逮,難逃法網。

2008年1月21日上午,就讀桃園某私立高職夜校1年級的謝姓少年,騎腳踏車要前往3公里外大伯父開的挖土機修理公司打工,一出門不到50公尺,就遭綁匪假冒警察攔下,誆稱:「小朋友,你涉及一樁竊盜案,要跟我們去調查!」隨即將他「請」上車。

當少年覺得奇怪時,綁匪立即反綁其雙手,封住嘴巴,並戴上塗黑的蛙鏡蒙眼,押往事先租好、位於台北縣鶯歌的套房囚禁。少年的大伯發現姪子沒來打工,在路邊發現棄置的腳踏車,通知家屬又找不到人,才驚覺孩子失蹤報案。

謝姓少年遭綁匪假冒警察攔下,誆稱涉及竊盜案,隨即遭反綁雙手、封住嘴巴,並戴上塗黑的蛙鏡蒙眼綁架8 天。(資料照)
謝姓少年遭綁匪假冒警察攔下,誆稱涉及竊盜案,隨即遭反綁雙手、封住嘴巴,並戴上塗黑的蛙鏡蒙眼綁架8 天。(資料照)

下午,家屬接到要價新台幣5000萬元的勒贖電話,本以為小孩只是失蹤,如今已變成一宗千萬綁票案。

警方獲報立即成立反綁架小組,進駐謝家部署,當晚8時許,歹徒又來電表示,「人在我們手裡,拿4、5000來贖人!」謝父一時搞不清楚狀況,還反問:「是5000元嗎?」,歹徒惡狠狠罵道:「我們幹嘛費那麼大勁綁人?是5000萬元啦!」

綁匪分別在21日綁票當天打了3通勒贖電話,22日、23日、24日每天都只打1通電話,追問湊錢進度,謝父表明湊不到這麼多錢,頂多只有4、50萬元,歹徒卻反問,「你們不是開挖土機修理公司?最近賣掉一塊地有好幾千萬嗎?」

歹徒駕駛座車綁架謝姓少年前不斷在案發地出沒,被鄰近監視攝影器拍個正著;涉嫌綁架謝姓高職生的林銘璋落網後以手遮面不發一語。(資料照)
歹徒駕駛座車綁架謝姓少年前不斷在案發地出沒,被鄰近監視攝影器拍個正著;涉嫌綁架謝姓高職生的林銘璋落網後以手遮面不發一語。(資料照)

謝父聞言才知歹徒可能綁錯對象,再三告訴歹徒,賣地的是少年的大伯,且賣地只賺700多萬,但綁匪仍撂話:「不管啦!人都綁了,至少要500萬元,你們快去湊錢。」

謝父擔心兒子安全,25日當天透過地下匯兌管道,將10萬元人民幣轉至歹徒指定帳戶,歹徒從此未再通聯,肉票並未安全獲釋,警方與家人擔心少年遭撕票,營救須與時間賽跑。

與歹徒周旋同時,警方擴大調閱分析監視錄影,過濾找到綁架車輛,查出50歲車主劉武周借車給策劃綁架案的50歲主謀陳金生,陳與另名22歲共犯林銘璋扮警察押走謝少,載往套房由林負責看管。隨後陳搭機至馬祖,坐船前往大陸福州藏匿,隔海撥電話、遙控勒贖行動。

歹徒駕駛座車綁架謝姓少年前不斷在案發地出沒,被鄰近監視攝影器拍個正著。(資料照)
歹徒駕駛座車綁架謝姓少年前不斷在案發地出沒,被鄰近監視攝影器拍個正著。(資料照)

警方持續清查共犯案發前的蹤跡,終於查到陳2周前於鶯歌承租套房。28日晚間,時任桃園縣警局長林德華親自率隊攻堅,順利救出被綁在廁所的謝少,同時逮到躲在陽台的林銘璋。

林德華大聲告訴少年:「不用怕,你已經平安了!」謝雙手被反綁、蒙眼摀嘴,驚魂未定說:「他們是壞人!」在警方擁抱下,才嚎啕大哭釋放8天被囚禁的恐懼與壓力。

救出肉票,逮捕共犯隔天,人在大陸的主謀陳金生被公安逮獲,兩岸警方合力破案,1個月後遣送回台。儘管辯稱「綁錯人」,法院仍判陳11年有期徒刑,其餘共犯3至7年不等。

※作者簡介:「社會老大」是一群資深的媒體記者,經歷許多社會事件、司法新聞採訪,看盡人間繁華,透過「社會9點檔」,帶領新舊閱聽人,回顧當年新聞事件,引以為鑑。

#綁架 #擄人勒贖 #肉票 #假警察 #桃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