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外傳林秉樞操作之「小馬大鬧林秉樞母喪靈堂」事件,高嘉瑜前男友馬文鈺晚間回應,無論有無靈堂事件,林秉樞都不該拘禁、痛毆任何人,何況高嘉瑜被林秉樞拘禁、威脅、痛毆的時間是11/11~11/13,而林秉樞母喪公祭是11/24。

對於PTT一篇特定發文,文章所帶風向為「因為小馬鬧靈堂,高嘉瑜才被林秉樞痛毆」一事,高嘉瑜前男友馬文鈺回應,首先,無論有無靈堂事件,林秉樞都不該拘禁、痛毆任何人,何況高嘉瑜被林秉樞拘禁、威脅、痛毆的時間是11/11~11/13,而林秉樞母喪公祭是11/24,正是因為林秉樞犯下惡劣罪行後,馬文鈺曾多方管道嘗試聯繫林秉樞;但馬的臉書因此被林秉樞封鎖、林秉樞也交代台南友人不可把電話號碼給馬文鈺,馬文鈺在窮盡所有方法都無法連絡上林秉樞後,才決定在11/24正式祭拜時間前,前往靈堂會場,嘗試要求林秉樞刪除用以威脅高嘉瑜的不雅影片。

另外,馬文鈺指出,林秉樞母親家祭時間是下午1:20,公祭時間則是下午2:00,馬文鈺到達時間是中午12:50,當時靈堂尚在初始佈置,並未完成,該空間那時連「林秉樞母親的靈堂」都還稱不上;而馬文鈺來的用意是為了連絡上林秉樞,要求林秉樞刪除據以威脅高嘉瑜的不雅影片,是以溝通為目的,而非廣發,因此只印了9張函件,而非百張、千張。而林秉樞因多行不義,深恐公祭時有人來鬧場,因此早交代殯葬禮儀人員,若遇到相關情形的處理方式,所以當馬文鈺在場欲遞交那9份相同內容的函件時,禮儀人員即將9張函件全部搶走,並說明會全部轉交給林秉樞。馬文鈺9張函件都被禮儀人員奪走,當場有表達異議。綜上所述,當時12:50那邊根本還不是林秉樞母親的靈堂,而馬文鈺所帶的函件更是全被一個禮儀人員搶走,根本一張都沒發出。

第三,馬文鈺表示,那9張函件全被禮儀人員轉交給林秉樞一人了,那請問,在PTT上有函件可po的帳號,會是誰?只有林秉樞有的函件,那帳號會是誰?林秉樞多次恐嚇高嘉瑜時,都當場操作自己購買的FB和PTT多重帳號,對高嘉瑜說,「我有網軍,以後要毀了你的時候,就是用這些FB和PTT帳號來發動」,高嘉瑜多次親眼所見林秉樞操作多重帳號,以威脅高嘉瑜,那麼這篇PTT的特定文章,今天可以為只有林秉樞一人獨有的函件操作風向,會否未來就真的如林秉樞所言,也可以用這些PTT、FB多重帳號,或透過公關公司操作,散佈高嘉瑜的影片?

第四,馬文鈺說,該篇PTT文章所稱,林秉樞從未冒稱過國安單位高層,但今天平面新聞即報導,林秉樞冒稱國安局人員,以此名義透過范雲辦公室向總統府索討輓聯,這不就是鐵證其一?今日電視新聞亦有採訪林秉樞老家鄰居,新聞採訪中,鄰居說林秉樞自稱「在總統府上班」,這不就是冒稱的證據二?而林秉樞更是多次在對高的訊息中,自稱是國安高層,可調動檢調對付異己,這都有文字證據可證,非一篇林秉樞操作的PTT文章就可以否認。

第五,馬文鈺直言,任何一個還有血性的人,如果知道自己認識二十多年的女性,被拘禁、毆打至不成人形、慘不忍睹,還被以影片、多重帳號網軍威脅控制,且窮盡一切方法仍無法找到躲著的林秉樞,會有一點點可能,放棄去靈堂找林秉樞要求刪除不雅影片的機會嗎?有可能嗎?明知道去靈堂,可能沒效果,也有很大可能遭到圍毆,明知道都有可能,但還是去了。

馬文鈺說,今日眾多媒體爬梳司法檢索系統,發現原來林秉樞早是慣犯,已有多項刑事等前科,例如為了討錢用剪刀戳其母,又以裸照要脅並赤裸恐嚇要殺單親前女友和小孩。馬文鈺質疑,林秉樞是國立政治大學博士生,不知道這些刑事案件判決後,政大的學生獎懲系統有無對林秉樞展開動作?這次事件,林秉樞多次恐嚇要殺馬文鈺全家,林秉樞還詳述三種方法:1.看病請領一張精神疾病證書,就可以親手殺馬文鈺,還殺人無罪。2.花錢僱用黑道,殺馬文鈺全家。3.駕車撞馬文鈺,不死也終生殘廢。這樣慣於恐嚇的林秉樞,又再次恐嚇殺人的林秉樞,已被刑事判決成立的林秉樞,國立政治大學的學生獎懲作為在哪???

馬文鈺最後強調,並沒有擾亂林秉樞母親的靈堂,是林秉樞在母喪期間自己的犯罪劣行,徹底侮辱了自己的母喪。

#林秉樞 #馬文鈺 #高嘉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