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包年隨心飛」、「機票盲盒」之後,「優惠次卡」成為大陸機票銷售的最新促銷方式。大陸《經濟日報》報導,今年7月,由海南航空率先聯合「去哪兒」平台推出。消費者預先以固定價格購買特定航線機票,在下一個月中,可以在航空公司開放的航班中選擇任意時間兌換機票。除了50元燃油費外,不用再額外支付任何費用。如果下個月未兌換,將獲自動全額退款。

海航和「去哪兒」平台每月推一期「自由飛」,目前第四期已售罄。最新一期海航「自由飛」產品涵蓋近300條大陸國內航線,其中不少機票低至百元。例如上海浦東至重慶江北裸票價格190元(人民幣,下同),北京至大連裸票價格190元,就連上海浦東至廣州這樣的熱門航線也只要270元,比高鐵票還要便宜許多。

國航的機票優惠次卡目前出發地只有廣州,價格略貴,從最低檔300元至最高檔600元,例如廣州飛北京550元,廣州飛重慶300元。最新的東航次卡適用上海、北京及西北地區進出港的400餘條航線,價格分為200元、300元、400元三個檔次,票價最低至1折左右。如烏魯木齊到上海浦東,經濟艙裸價僅200元,上海浦東到三亞僅300元,上海虹橋到哈爾濱僅400元。

「去哪兒」平台數據顯示,機票次卡的平均價格在300元左右,平均折扣在2折左右。去年各大航空公司推出的包年「隨心飛」產品售價大多數在3000元左右,如東航的週末隨心飛、南航的快樂飛、深航的深情飛等;山東、春秋、華夏、吉祥航空的「隨心飛」類產品售價都接近3000元。雖然優惠力度不小,但很多網友反映,因工作忙走不開,再遇上疫情反覆,買一套「隨心飛」其實飛不了幾次就浪費了。

「我連續買了3期成都飛海口的往返次卡,單次票價才600元,直接購票至少要1000多元。」在成都從事銷售工作的史偉現在成了海航「自由飛」產品的鐵粉。史偉去年也買過海航的「隨心飛」,有時兌換不到想要的機票,不如今年的次卡方便,「在兌換次卡機票時,當天的航班幾乎都會有座位開放兌換,時間段也有更多選擇」。

更關鍵的是,「隨心飛」一旦兌換過一次就不能退款,而「月月飛」只要沒有兌換,就可以全額退款。這一點,在疫情零星出現的當下,特別符合乘客的出行需求。

「機票次卡」是航空公司結合消費需求順勢推出的新產品。「去哪兒」大數據研究院發現,疫情之後,旅客訂機票的提前時間變短了。休閒旅遊客源提前購買機票的天數,從2019年的平均兩周以上,縮短到了今年的一周左右。

消費者對風險的規避和對出行靈活性、低成本的需求,共同催生了機票次卡。它迅速成為航空公司眼裡的「香餑餑」。「去哪兒」大數據研究院副院長郭樂春表示,從前幾期的情況看,機票次卡購買用戶中18歲至26歲年輕人佔比超過80%,旅遊客源佔比超過90%。從消費者的分布來看,購買地域主要集中在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以及成都、重慶、杭州等新一線城市。目的地以海口、三亞、成都、重慶居多。

此外,航空公司急需創新。「去哪兒」大數據研究院數據顯示,2021年大陸航空業整體客座率只有79%,相比疫情前下降了約7個百分點,如何在不損失已有剛性需求旅客價格條件的前提下,通過「擴大需求」來補充客座率,是航空公司面臨的重要命題。

「次卡」型機票預售類產品是產品設計的創新。郭樂春介紹,機票預售產品在這半年多的時間里迭代速度很快,包括之前市場上比較受歡迎的「機票盲盒」、「機票預付卡」等,本質上都屬於機票預售產品。每次推出新產品都伴隨著技術升級,目的就是更符合用戶需求,同時讓航司在疫情衝擊下減少虧損。

「從客戶角度看,次卡產品讓旅客按自己的時間安排出行成為可能,符合年輕一代喜歡囤貨的心理需求;從航空公司角度看,更有利於靈活調配庫存,達到雙贏的目的。」海南航空銷售部總經理翁昌敏說。

「從銷量看,機票次卡有望成為現象級產品,再次攪動機票預售類產品市場。」去哪兒機票產品總監王廣宇介紹,今年,去哪兒已經銷售過海航Hai飛行、海航自由飛、藏航藏易行等類似產品,海航前四期「自由飛」累計銷售超過8萬套,每期銷售額都在1000萬元左右。

廣州民航職業技術學院副教授綦琦表示,「隨心飛」類產品普遍售價在千元以上,價格較高,一些中小型航空公司的航線覆蓋城市較少,消費者受到的限制較多;另外,產品覆蓋週期較長,不少航空公司也是虧本運營。

「今年推出的單次預售類產品,針對了疫情下消費者和航空公司收益管理的痛點,對消費者來說更便宜、更靈活;對航空公司來說可以把預訂環節提前,方便靈活調節艙位,引導預售客源到航班多餘座位上。」綦琦認為,這對消費者和航空公司來說,可謂是「雙贏」。

#機票 #產品 #次卡 #隨心 #去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