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寬恒家族在南屯區楓樹里817地號公設保留地,成為台中市第二選區立委補選的爭議箭靶,昨(7)日上午進行拆除作業,看著顏寬恒坐上怪手敲下第一塊磚,開拆弟弟的部分房子,顏寬恒競選團隊發言人白喬茵心裡有些感觸,她認為該公保地政府遲遲不徵收,卻控顏寬恒用兒童遊樂園、和小朋友搶地,真的太過分了。

白喬茵昨在臉書提出質疑,指出民進黨在台中執政多年,現在忽然想起這塊尚未徵收的公保地是兒童遊樂園,既然這麼重要,林佳龍時期為何遲遲不編列預算處理?至於選舉會波及到周遭親友,也許選前大家心裡都有底,但在政府遲遲不徵收的公保地上蓋建物,被形容是佔用兒童遊樂園,這指控就真的太超過了。

公保地地主分兩種,白喬茵表示,一種是重劃後取得,不管用途是什麼,買賣一切合法;一種是原本長期持有的土地被劃入公共設施保留地,兩種最後結果都一樣:政府何時徵收,地主就得何時繳回。但幾十年來,公保地簡直是三不管地帶,當初政府高估人口的發展和錯估都市的再生,超量劃設公保地卻遲遲沒作為,導致公保地被法條框死,雖可蓋建物但無法彈性使用,因為不知道政府哪天會來徵收。

白喬茵指出,2011年,監察院甚至為此糾正內政部和各個地方政府—侵害人民財產權。不過糾正完還是沒人管,沒想到近期突然變熱門,這大概是這幾年唯一的一次,執政黨開始「關心起」公保地。而台中歷經林佳龍時期,如果真的這麼在乎小朋友玩樂的空間,白喬茵質疑,為什麼不馬上徵收?顯然在這塊地上蓋兒童遊樂園尚不在都市計畫的範疇,所以說顏寬恒和小朋友搶地,真的過分了。

白喬茵認為,今天顏寬恒會遇到這種問題,其他民眾也會遇到相同的困擾,民代的職責應該是去督促政府重新檢討錯誤的政策,讓社會制度運作得更公平、更順暢,而非整天獵巫式的攻擊對手、淪為爆料文化的推手,這對台灣進步不會有正面的幫助。

#公保地 #顏寬恒 #白喬茵 #台中補選 #林佳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