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之聲》報導,現年25歲的德國女子柔道選手丁克爾(Marie Dinkel),在13歲的時候遭到教練伸出鹹豬手性騷擾。當時她不敢置信,自己最尊敬的教練怎麼會對她做出這種事情。她只能自我解釋,「我一定做錯了甚麼,我活該」。

回憶生命中最糟糕的那段日子,她總是捫心自問「為什麼沒有人幫助我」。13歲時,丁克爾和另兩名女孩加入當地柔道俱樂部。

她回憶道,除了集體團練外,教練還會在學校體育館的一間小房間,進行「個人秘密特訓」。由於一起練的女孩共有3個人,這意味著分成兩組後,有一個人一定要和教練一組訓練。

丁克爾表示,「他其實是我最喜歡的教練。我信任他,但當時我無法跟任何人說,我覺得這一定是我的錯。我沒有好好訓練,或是我在上一場比賽表現不好,一定是某種原因讓我被這樣對待」。

※食髓知味的狼師

她清楚記得,在一次練習中,教練用臀部固定住她骨盆腔,然後把手放在她臀部之上。丁克爾因為震驚而完全沒想到掙脫,只等著他結束。

另一次是在集體訓練中。當時道場上有10到15人,丁克爾坐在一旁。教練朝她走過來,站在她面前。隨後他自丁克爾身後把手伸入女生道褲裡面。她回憶道,「我相信一定有人看到這一幕,但沒有人伸出援手」。

從那天開始,她習慣在訓練前默默的把柔道褲盡可能繫緊。直到半年後,她才在一次返家車程告訴自己的母親。此後,該名教練被道館禁止授課,而丁克爾雖然最終恢復練習,卻總是有羞恥與遭責備的感覺,這種感覺是許多遭性虐待的人所排斥的。

※利用信任感

報導分析,濫用權力進行性騷擾的人,往往會透過某種形式來建立信任感,進而掩飾自己的非法行為,這也讓這類罪行往往帶有「誘騙」的色彩。

科隆體育大學組成的研究團隊發現,德國兒童與青少年在運動組織中遭性虐待的人數約20萬人;但這個數字相當不準確,因為這類案件中對兒童的定義往往不一樣,缺乏一個普世皆準的國際標準,再加上各機構間很少交換數據,導致統計數據不能精確反映受害人數。

依據警方犯罪紀錄,兒童性虐待獨立委員會指出2020年德國共發生14594起虐待兒童的案件。另據非官方紀錄,德國約有8分1到7分之1的成年人,在青少年或兒童期間遭過性虐待;其中,約6分之1到5分之1的人是女性。女性也是更容易遭到嚴重性虐待的族群。

報導指出,性虐待的受害人往往一生都在與創痛搏鬥;除了外在的傷痕,諸如創傷壓力症候群(PTSD)等心理健康問題,更常見於受害者身上。丁克爾就是其中一人。

※噁心與恐慌襲來

18歲時,丁克爾的身體開始對小時候的創傷起了反應。她不時會突發性驚恐,一天不只一次。「我會癱坐在地上來回翻滾,這讓我感到安全感。有時我會尖叫,直到筋疲力竭為止,周圍的人無法靠近我。我也會嘔吐,我再也受不了了」。

鹹豬手事件後,丁克爾只要跟男生一起練就不自在。不過,今天的她已經成功征服這種恐懼感,驚恐突然發作她也不再害怕;當然,這對「我來說還是很不容易,但我有讓我感到安全的方法,我知道如何利用這些技巧」。

很長一段時間,她選擇隱藏自己;但現在的她則選擇正面迎擊自己的命運。2020年10月,德國柔道協會舉行會議討論孩童性侵行為時,她講述自己的故事。消息曝光後,更引起大眾關注。

她丈夫表示,「她很勇敢,即使經歷這些她還是忠於柔道訓練。儘管發生這些事情,她還是堅持下去。她不斷努力,這是段很艱難的過程,她每天都在奮鬥」。

現在的丁克爾是名物理治療師,同時也參加柔道比賽、擔任教練。體育界中孩童性虐待的問題依舊,許多受害者認為他們需求沒有被嚴肅對待;但丁克爾正推動變革,特別是埋在地方道館中,在她過去受難的地方幫助受害者從新出發。

文章來源:Sexual abuse in German judo: 'I thought I must have deserved it'

#柔道 #性騷擾 #性虐待 #性侵 #鹹豬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