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傳媒樂風專欄】1864年元月的斗六,似乎特別寒冷⋯⋯

王府裡的戴潮春,表面上從容自在,出入都有大群僕從簇擁,派頭十足。但冷靜的外表只是偽裝,實則心亂如麻。

約二十天前,北方傳來彰化城已經失陷的消息,令他十分擔憂且憤怒,擔憂的是,失去彰化這個當年他們第一個攻下的名城,對士氣的打擊極大;且少了彰化的牽制,清兵將能凝聚力量,全力打擊斗六,自己的處境就更加危險。

憤怒的是,當年起事時,才攻下彰化城,革命陣營就鬧分裂,林日晟勢力龐大,威逼主上,在戇虎晟的眼中,他戴潮春不過就是個有錢的草包,戴潮春為顧全大局,不忍剛萌芽的革命火焰就此消散,把彰化城讓給戇虎晟,自己到其它地方開創新局,並訂下戇虎成攻北路;自己打南路的方針,以免兩派有摩擦。

未曾想戇虎晟自從北攻大甲失敗後,竟躲回老家享樂,連彰化城也不管,交給部下江有仁管理。而革命陣營裡的泉州人如葉虎鞭等,因對進攻鹿港意見不合,且認為戴潮春厚漳而薄泉,也投靠清廷。

至於戴潮春陣營中其它較大勢力,如洪欉、嚴辦、陳弄等,有的是戇虎晟一派,有的則表面順從,實則觀望,未必都遵他號令。戴潮春這個東王,當得很憋屈。

正當戴潮春心緒紛亂之時,忽聞遠方戰鼓隆隆,正欲問左右是何情形?立馬有人來報:「稟千歲,清狗丁曰健派游擊陳捷元進攻斗六,攻打甚急!」

不久,又有人來報:「稟千歲,清狗吳鴻源、曾元福、關鎮國亦來助戰!」

戴潮春微微翹起嘴角,對眾文武說:「丁曰健這個鼠輩,派這些無名小輩前來,有如螳臂擋車,根本自尋死路,眾人免驚,清狗動不了我們毫毛。」

到底該說是清兵戰力太差,還是戴軍守城有方呢?丁曰健派來的人忙活了半天,戰局一直僵持著,戴潮春依舊穩如泰山,直到那個男人的出現⋯⋯

大清帝國福甯鎮總兵,烏訥思齊巴圖魯,霧峰林家第五代族長,曾經打敗太平天國忠王李秀成的男人-林文察,在掃蕩太平天國後,回到臺灣繼續施展他卓越的軍事指揮才能,而戴潮春將是驗證林文察是否人如其名的那個對手。

到底是戴潮春將用他的實力證明林文察名不符實,還是林文察會把戴潮春變成他錦上多出來的那朵花呢?

林文察登上高處視察斗六城,嘆了一口氣說:「斗六之形勢,東南一帶雄負高山,北則東螺溪以繞其旁,見南則虎尾溪以纏其面。如此險阻,我攻其一隅,而城外匪鄉猶接濟如故。」

「可嘆諸將日夜攻打,光憑武勇而不用謀,何由制賊死命?不如先分其勢,而後取之。」

善用謀的林文察隨即發布命令如下:

一、命四品軍功洪廷貴馳赴嘉、彰交界,招撫二百四十一莊,許其自新不究,各取結狀,飭帶先鋒隊攻破崙仔頂等莊,先摧賊黨。

這一起手式收到很好的效果,戴軍總制許豐年、石榴班張竅嘴、黃豬羔皆降。

二、命其弟副將林文明防範水沙連諸處,扼賊入山之路,以布遠勢,讓戴軍進無路,退無步,他里霧、溪州各庄盡來請領白旗。

經林文察運籌帷幄,斗六城接濟全斷,戴潮春可不想跟當年被他圍困的清兵一樣吃龍眼核死守,欲逃回老家四張犁,但屋漏偏逢連夜雨,行船偏遇對頭風,悍勇的義民首領羅冠英已攻破四張犁,還十分缺德的掘了戴家祖墳,有家歸不得的戴潮春只好帶家眷,在一班死士的護衛下,逃往石榴班、寶斗仔頂等地。

話說戴家父、祖生前也是善心人,羅冠英此舉雖然重挫了戴軍氣勢,但日後命喪疆場,也許就是掘人祖墳的報應吧。

最後,戴潮春投靠七十五庄頭人張三顯,戴潮春認為此地庄民曾經殺害官兵,定然不會被清兵所用。不過,這裡的庄民雖接納了戴潮春,但心裡想的可是把戴潮春當成寶,準備獻給清兵以贖前罪。

兵備道丁曰健抓準這個心理,再補一刀,聲明若能擒戴潮春來獻,即賞五品頂戴。

張三顯心裡算盤打得搭搭響,天上掉下來一餡餅,不接實在對不起老天爺,於是力勸戴潮春自首,並承諾一定會力保他的妻女。

戴潮春還在北路協上班時的老長官曾玉明,也派苦苓腳廩生邱萃英出面勸說,希望戴潮春自首,將可以援用朱一貴、林爽文的前例,送至京師候審,或許可多活一些時日。

1864年初,戴潮春知道自己在劫難逃,為保妻女,坐轎前往北斗丁曰健處自首,戴潮春挺挺入丁曰健軍帳,昂然而立。

丁曰健大喝曰:「逆賊!見本官為何不跪!」

戴潮春厲聲答道:「孤乃王爵,汝不過一兵備道,要我跪你,豈不可笑!」

一旁的游擊陳捷元因其兄一家三十餘口被戴軍所殺,和戴潮春有深仇大恨,此時見戴潮春不屈,怒火中燒,由背後用力踹戴潮春,方迫使他跪下。

丁曰健云:「汝世充稿書,亦受皇恩;何喪心乃爾?」

戴潮春答:「起事者惟本藩一人,為官所迫,與百姓無與。」

丁曰健大怒,將戴潮春就地正法,戴潮春死前仍不失英雄氣概,比起他的革命前輩林爽文,口供裡說自己是半推半就才當這大哥,戴潮春真硬漢也。

戴潮春死,陳捷元還不解恨,又割戴潮春肉食之。而戴的妻女則被張三顯姦淫,財產也被張三顯霸佔,戴妻不堪凌辱自殺,子女皆死。戴潮春在四張犁的田產被查封後,被分到到田產的佃農為了感激(或畏懼)戴潮春,私下偷偷祭拜「戴恩公之位」。

「戴恩公之位」原位於北屯文昌廟東側,以三顆石頭代表戴恩公,後因崇德路修建工程只剩一顆。

1968年,北屯建立合福祠,並為戴潮春夫婦刻金身,稱為「查封公」、「查封婆」,而原先的石頭亦一併移入廟中樹下,不知道這段故事的人,還會以為廟中拜的是土地公婆呢。

作者為一介小角色

照片來源:作者部落格。

●經授權刊載,原文出處:樂風的民藝筆記部落格。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戴潮 #林文察 #斗六 #彰化城 #張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