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舞家林文中運用法國作曲家聖桑斯多部音樂作品編舞,並由國家交響樂團擔任現場演奏,推出作品《舞夜狂歡》。(陳長志攝,舞蹈空間舞團提供)
編舞家林文中運用法國作曲家聖桑斯多部音樂作品編舞,並由國家交響樂團擔任現場演奏,推出作品《舞夜狂歡》。(陳長志攝,舞蹈空間舞團提供)

舞者成指揮,樂手看著台上舞者動作,也想起身跳舞,音樂和舞蹈之間沒有界限。舞蹈空間舞團邀請編舞家林文中運用法國作曲家聖桑斯多部音樂作品編舞,並由國家交響樂團擔任現場演奏,推出作品《舞夜狂歡》,舞者跟著快節奏音樂展現曼妙肢體,讓觀眾像是能看見抽象的音樂。

舞蹈空間舞團藝術總監平珩表示,林文中對使用古典音樂編舞並不陌生,過去就曾以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為舞團編舞,「當時他挑戰舞者的肢體極限,讓舞蹈和樂譜上的節奏、結構有緊密的結合,每個音符都有動作,舞者為了對應緊湊的音樂,當時跳得上氣不接下氣,很有挑戰性。」

平珩表示,上次嘗試過和音樂的緊密結合,這次雖然沒有安排每個音符都有舞步和動作,但林文中仍然仔細地聆聽音樂、閱讀樂譜,從中找到音樂的結構,並帶領舞者感受結構,才開始發展動作。

平珩表示,順應樂譜結構而生的舞蹈,讓音樂聽起來也變得立體,例如哈瓦那舞曲,就很優雅,「舞者們手牽著手,加上背光,有如壁畫裡的女神。」

這次選曲與指揮皆由指揮家楊書涵擔任,整部作品還有選自戲劇《帕瑞薩娣絲》的芭蕾舞曲,原本是身穿黑色衣服的舞者換上白色舞衣,戴上彩色手套,平珩表示,「這讓手勢的變化變得明顯,指揮也跟著舞者戴上手套,舞者也變成指揮的感覺,很有戲劇效果。」

整部作品的選曲還包括有歌劇《艾蒂安.馬賽爾》、歌劇《亨利八世》、歌劇《參孫和達莉拉》第一幕,以及〈導奏與隨想輪旋曲〉,從典雅跳到狂歡,同時還運用了阿美族奇美部落的隊形,圍成圓圈,內圈順時鐘方向、外圈逆時鐘方向,還有帶有力量的踢腿與側翻。

平珩表示,西方樂曲與東方的舞蹈在音樂的結構中融合起來,同時也為古典音樂找到了新的詮釋。演出將於12月31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登場。

#舞者 #音樂 #指揮 #平珩 #結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