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192艦隊第一、二布雷艇中隊14日成軍,獲得國內外媒體對台灣發展不對稱戰力的關注。不過日本專家指出,中國大陸在武力犯台時,也可能以水雷限制台灣海軍行動或遲滯美軍支援腳步,讓日本海上自衛隊(海自)於美軍請求下出動掃雷,或清除隨洋流漂至日本周邊海域的水雷。

國軍192艦隊第一、二布雷艇中隊14日成軍,不僅總統蔡英文親自主持典禮,也獲國外媒體對台灣最新戰力發展的關注。如「美聯社」(AP)便指出,台灣發展的不對稱作戰能力,將被用於因應中國大陸在航空機、船艦等軍事武力上的龐大數量優勢。

相較於昂貴的主力船艦,水雷不僅價格便宜、需求研發技術相對簡單,且清除相當耗費時間,是小國對付強大對手的有效手段之一。如美國海軍「羅伯斯號」巡防艦(FFG-58)就在1988年於波斯灣執行護航任務時觸雷,而這枚成本估計僅1500美元(約新台幣4.1萬元)的水雷,讓該艦須花費8950萬美元(約新台幣24.7億元)才得以修復。

不過前日本海自海將補(同國軍海軍少將)、曾擔任海自掃海隊群幕僚長(參謀長)、目前為日本智庫「笹川和平基金會」(The Sasakawa Peace Foundation)安全保障研究組主任研究員的河上康博指出,根據美國海軍官校研究,為擊沉台灣海軍艦艇,並阻止美軍艦隊支援,中國大陸可能在武力犯台時,於台灣西部與北部海域布雷;東部和南部海域則因水深過深,不適合布雷,因此可能不會有類似動作。

河上康博認為,這導致海自可能需要在兩種情況下出動,一是布放於台灣海峽或台灣北部海域的水雷,在洋流和季風影響下漂浮到沖繩、東海甚至日本海區域;二是由於美國海軍掃獵雷能力相對薄弱,可能向日本政府請求支援,讓專精此類能力的海自派兵前往台灣附近海域掃雷。

由於二戰時美軍大量於日本周邊海域布雷,讓該國吃盡苦頭,不僅戰後首個重新啟動的舊海軍單位便是海軍省軍務局掃海部,後續數十年來也專注於發展水雷反制能力;相對之下,美國海軍的掃雷艦艇已經老舊,而擔任後繼者的濱海戰鬥艦(LCS),其水雷反制(MCM)作戰模組卻還在進行測試,掃獵雷能力陷入青黃不接的窘境。

文章來源:Taiwan adds minelaying ships to defenses against China
文章來源:台湾有事における機雷戦(前編) ―機雷戦の特徴と機雷敷設戦シナリオ―
文章來源:台湾有事における機雷戦(後編) ―「存立危機事態」ケースとしての機雷戦―
#台灣 #水雷 #中國大陸 #自衛隊 #美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