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美國小布希總統與川普總統2任共和黨政府下擔任重要外交與國防官員的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表示,因為美國與澳大利亞兩國有各自的政治障礙,澳大利亞很可能無法從美英澳3國的AUKUS協議中獲得它期待中的核潛艇,這項發展可能會使得原先擔憂印太地區軍備競賽升高的國家鬆一口氣。

據《澳大利亞人報》報導,薛瑞福曾在小布希政府時期擔任美國國務院幕僚長及亞太副助理國務卿,在川普政府時期也擔任國防部印太安全事務部助理部長,他卸任後出任阿米塔吉國際(Armitage International)公關公司合夥人,並在著名右派智庫「2049計畫研究所」擔任主席。目前美國政府常用的「印太」(Indo-­Pacific) 一詞便是出自他的手筆,現在已經是主導美國外交與國防戰略的重要概念。

在川普政府時期擔任國防部印太安全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也是促成蔡英文致電川普恭賀其當選的主要人物。(圖/中央社)
在川普政府時期擔任國防部印太安全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也是促成蔡英文致電川普恭賀其當選的主要人物。(圖/中央社)

報導引述薛瑞福的話說,澳方從AUKUS協議獲得核潛艇,其實「美澳雙方都有許多潛在的障礙」,美方是因為美國海軍反對,華盛頓和坎培拉也會出現政黨輪替,這些問題可能會給計畫中的8艘核動力潛艇艦隊帶來厄運。「如果兩國領導人沒有對核潛艇議題有持續性的承諾,澳大利亞部署核潛艇的機率將低於50%」。

白宮上個月已經聲明,澳大利亞可望在「盡早獲得核動力潛艇」,化解了外界有關核潛艇交貨時間上可能晚於從法國購入常規潛艇的擔憂。薛瑞福強調,「無論AUKUS的結果如何,美國都需要修復與法國在印太地區的關係」。

至於澳大利亞國防部長達頓(Peter Dutton)和前總理艾伯特(Tony Abbott)提出租賃美國核潛艇的想法,薛瑞福認為「很困難,但並非不可能」,「這種情況可能需要美軍仍在潛艇上,或者對潛艇有最終控制權。」

報導指,AUKUS在9月份的公告中沒有說明核潛艇是由英國還是美國提供技術,亦未說明經費、完成時間以及在澳洲建造的比例。

美國總統拜登的印太安全顧問、也是AUKUS倡議者坎貝爾(Kurt Campbell)上周表示,美國要協助澳大利亞成為印太地區的副警長。但是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澳大利亞所長查德爾(Charles Edel)說,除非白宮能夠克服海軍「官僚系統的挑戰」,否則AUKUS協定中關於核潛艇的部分將「不太可能會實現」。因為核潛艇技術對美國海軍極重要,分享技術必須格外謹慎。

報導指出,曾任美海軍情報官的薛瑞福還提到目前在印太地區成為戰略熱點的台灣,他認為,中國打算以「不戰而屈人之兵」接管台灣,但今天看到大部分情況是中國在孤立台灣,並在政治上對台灣施壓,還沒有到為近期內入侵台灣做準備。

對於為何以「印太」一詞取代過去的「亞太」的用法,薛瑞福解釋道,這是為了「更準確地反映美國的利益」,「事實上,麻六甲海峽並沒有把太平洋和印度洋分割開來,它把兩者連接起來。沒有人比澳大利亞更瞭解這一點,因為它的海岸線接觸到兩個大洋。」

文章來源:Australia ‘may not get any sub from AUKUS’

#核潛艇 #澳大利亞 #AUKUS #薛瑞福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