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聞報導,大陸33歲的模特兒李雪珂育有3個混血寶寶。4年前,她單身,想成為母親,決定赴泰國試管生子。單身女性生育是社會觀念中的禁忌,李雪珂試圖證明,她可以給予孩子充分的愛與安全感。李雪珂請3個阿姨帶孩子,一個月花10萬(人民幣,下同)養娃,幼稚園一年花費上百萬,已存夠錢把孩子養大成人。

4年前的夏天,29歲的李雪珂決定完成自己30歲前做母親的願望。那時,容貌姣好的她經歷了幾段無疾而終的情感,發現很難再全身心地投入感情,也不想為了生孩子而去結婚,漸漸有了一個人生孩子的想法。

2018年秋天,李雪珂到泰國考察3個月後,通過仲介選定了一家做試管嬰兒的醫療機構。緊接著,她打排卵針、取卵,選取了一個英國人的精子,一次性植入了3個胚胎,並全部成功著床。此後,她為了保胎,又打了140多針黃體酮。

但所有的這一切,她偷偷地進行,不敢告訴任何人。李雪珂回國後,曾試探過母親對做試管嬰兒的看法,母親擔心流言蜚語,覺得女兒一個人帶小孩太辛苦,堅決反對。於是,李雪珂向母親隱瞞了自己懷孕的事實,後又以工作為由,一個人去了離老家山東菏澤九百多公里的湖南株洲。

2019年7月,李雪珂在株洲市一家醫院剖腹產下了三胞胎,一個三斤六兩,一個三斤七兩,一個三斤二兩。

母親李妙丹說,她平時和女兒無話不談,沒想到女兒快出月子時,自己才知道女兒懷孕生子,感到既心痛又內疚。作為單親媽媽,她深知女人獨自撫養孩子的艱辛。

1992年,李妙丹跟丈夫離婚,三歲的李雪珂開始跟著母親生活。李妙丹做過工人,離開工廠後,她賣過衣服,開過理髮店,幾乎是一個人把女兒拉扯大。李妙丹記得,女兒小時候性格內向、倔強,想要一個完整的家,經常唱「爸爸一個家,媽媽一個家,剩下我自己……」每次聽到這首歌,李妙丹眼淚就會控制不住。

李雪珂記得,有幾次,媽媽沒有錢了,她打電話給爸爸要生活費。第二天,對方的電話就關機了。上四年級時,她去爸爸家住過一年,那時爸爸已經再婚了。有一次,她在房間做作業到很晚,爸爸走進房間,以為她一直在玩,不分青紅皂白地打了她一巴掌。她不久搬離了爸爸家,沒有再回去過,她曾幾次哭著跟父親說要斷絕父女關係。

為了照顧女兒,李妙丹此後一直沒有再婚。李雪珂四歲那一年,李妙丹送她去學習舞蹈。一開始,李雪珂膽子小,不敢跳,學得並不好。到後來,她慢慢變得開朗,跳得也越來越好了。李雪珂上六年級時,身高就有169公分了。有一次,李妙丹看到菏澤市舉辦模特大賽,幫女兒報了名,想讓她去鍛鍊一下。那一次,李雪珂通過了海選、初賽、復賽,最終沒有進入決賽。但正是這一次經歷,把她帶入了模特行業。此後,李雪珂又多次參加模特比賽,一個人去了不少地方,並獲得了不少獎項。2006年,李雪珂參加上海模特大賽獲冠軍。

李妙丹說,她沒有時間,也沒有經濟條件陪女兒去外地參加比賽,也因此鍛鍊了女兒的獨立能力。初中畢業後,李雪珂選擇了青島一所模特專業高中,但高中畢業時,她沒有考上理想的大學,同時也放棄了其他學校。

那一年,李雪珂17歲,在濟南工作了半年後,一個人去了上海闖蕩。她在上海做模特,一個月工資有2萬元。2008年,汶川大地震,很多模特大賽、展會等都取消了。李雪珂無事可做,回到了菏澤市,決定在老家辦一個暑假模特培訓班。

她租了一個場地,頂著烈日,跑到外面到處發宣傳單。李雪珂至今記得,開課的前一晚,她緊張地哭了一個晚上。第一天,只來了一個學生,第二天來了三個,第三天來了五個……後來,報名的學生越來越多。整個暑假,李雪珂一邊唱一邊跳,每天上8個小時課。那一年秋天,李妙丹為了支持女兒的事業,賣掉了家裡唯一的房產,把模特培訓班做成了模特培訓學校。

2013年,李雪珂開始做微商。之後,她又跟人合伙做生意,實現了財富自由。其間,她談過幾個男朋友,每一次都以為自己會跟對方結婚生子,但每一次都失望而歸。李雪珂說,她上一次談戀愛,還是在四年前,兩人不歡而散。此後,她計劃「30歲還找不到合適的人結婚,就想辦法一個人去生孩子」。

「我就想要有自己的小孩」,李雪珂說,她擔心年紀大了,很難生育,所以給自己規定了時限。

小孩出生後,有一段時間,李雪珂陷入了產後抑鬱。她覺得自己像是餵奶機器,每天,3個小孩哭成一團,爭相爬到她身上來吃奶。有時候,她剛抱上小女兒,兩個哥哥又生氣了,不依不饒地哭鬧。除此之外,看到剖腹產留下的疤痕,也讓她感到焦慮和恐慌。李雪珂說,為了去除疤痕,她曾去治療了五次,每次打十幾針,穿透了整個傷疤,但效果並不明顯。

後來,她慢慢接受了這一切,包括照顧三個小孩,既當媽媽,又當爸爸。她覺得,只要看見這三張小臉蛋,一切都值得。

以下是澎湃新聞記者與李雪珂的對話:

★為什麼會想去做試管嬰兒?

李雪珂:以前我每次跟人談戀愛,就想著要跟對方結婚生子。談了幾次後,發現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他們想找一個中規中矩的女人,上班、下班,在家帶孩子,而我更想要自己闖蕩事業。特別是最後一段感情,對方控制欲極強,我必須24小時跟他在一起,這種生活簡直是人間地獄。

我生活簡單,跟著我媽媽生活慣了,後來也覺得沒必要再去組建一個家庭,面對公公婆婆,對方的整個家族……我不喜歡這樣的生活。我一直喜歡孩子,希望自己30歲前生小孩。2018年,我29歲了,決定去做試管嬰兒。其實在此之前,我以為試管嬰兒是孩子在試管裡長大,後來才慢慢瞭解它是怎麼回事。

★你身邊有朋友有做過試管嬰兒嗎?

李雪珂:沒有。菏澤算是小城市,我沒有聽說身邊誰做試管嬰兒,像我這種單身女性就更不可能了。

★你有跟你媽媽說去做試管嗎?

李雪珂:我開始不敢跟我媽說,後來我移植完胚胎,已經懷孕了,我跟她說我這輩子不打算結婚了,想去做試管嬰兒,生一個自己的小孩。我媽能理解我不結婚,因為她也是婚姻的失敗者,她身邊的朋友很多也離異,但她接受不了我不結婚就生孩子,她覺得一個女人養大孩子太辛苦了,而且流言蜚語很多,特別是在我們那個小城市。我記得,她當時態度很堅定,反應也很激烈,嚇得我沒敢再往下說。

★她什麼時候知道你懷孕生小孩?

李雪珂:我生完孩子,快出月子,才給我媽發了孩子的照片、視頻,跟她說我生孩子了。其實懷孕的頭三個月,我在山東跟我媽住在一起,她沒有發現我懷孕了。後來,我因為工作去了湖南,選擇在那裡一直待到孩子出生。

平時,我跟我媽像朋友、姐妹一樣,什麼話都聊。當時就是怕她擔心,所以選擇不告訴她。後來,我媽跟朋友講這個事,說她很愧疚,當時沒有陪在我身邊,都哭了……我知道後,覺得自己挺自私的。

★小孩剛出生時,你見到他們的第一眼是什麼感覺?

李雪珂:太醜了,我第一反應,這是我的孩子嗎?醫生一個個抱給我看,我越看越崩潰,怎麼一個比一個醜!我懷疑當時移植錯了,因為他們看起來也不像混血寶寶,我還打電話過去問。不過,後來孩子越長越好看了。

★你沒有結婚,是怎麼的做試管嬰兒?

李雪珂:我做的那個時候,大陸不允許單身女性做試管嬰兒,必須要有結婚證,夫妻兩個人才可以做。所以我後來去了泰國做的試管嬰兒。

★泰國的法律規定,有結婚證才能到醫院做試管嬰兒,你去有遇到類似的要求嗎?

李雪珂:我不清楚,我當時找的仲介,我只拿了身份證和護照,他們帶我去泰國醫院辦的手續。

★你能介紹一下過去的具體經歷嗎?

李雪珂:他們帶我去,簽了一些文件,但文件都是英文,我看不懂。然後打排卵針,排卵……我一共去了三次泰國,第一次是去取卵,第二次是去移植,移植失敗後,第三次也是去移植。

★單身女性懷孕後,能辦理出生醫學證明嗎?孩子上戶有沒有遇到困難?

李雪珂:我記得,當時醫院也問孩子爸爸的情況,但沒有什麼影響,拿身份證、戶口本,直接就可以辦理這些手續。我媽給孩子去上的戶,戶籍民警也問了這些,之後很順利地就給孩子們上了戶口。

★為什麼想要生三個小孩?

李雪珂:我沒想要生三個,最多就要兩個。因為第一次移植沒有成功,第二次醫生建議多移植一個,這樣成功的幾率大一點,沒想到三胎全部都成功了。醫生之後也建議我減胎,但我不想放棄任何一個生命,堅持把三個孩子都生了下來。

★為什麼選擇外國人的精子,會擔心流言蜚語嗎?

李雪珂:我的事業還算成功,但在菏澤這個小城市,大家都不認為我是靠努力得來的。他們說,我長得這麼漂亮,肯定是被誰包養了,這種流言蜚語一直沒有間斷過。我當時擔心,如果選擇生中國寶寶,他們會認為我做了別人的小三,偷偷生下了私生子。所以我決定選外國人的精子。另外一個原因是,我特別喜歡混血寶寶,覺得很好看。

★你為什麼會想要公開這個事情?

李雪珂:最開始,我內心有過掙扎和擔心,所以沒敢把這個事情說出來,甚至一個人去陌生的城市生孩子。孩子滿月時,我發了一個朋友圈,發現竟然有很多人羨慕我,認為我過上了很多女人想要過的生活。後來,我想我既然做了,就不能藏著掖著。我作為一個媽媽,如果不能面對這個事,如何讓孩子面對。所以,我決定公開。

★有想到公開此事會引發輿論爭議嗎?

李雪珂:我知道我的文章發出來,一定會引起爭議,但沒想到有這麼大的反應。單身女性做試管嬰兒,目前在中國還是很少見的,它衝擊到一些人的家庭觀念,一些人質疑,但也有人支持。

★你覺得,支持你的是哪些人?質疑和反對你的又是哪些人?

李雪珂:反對我的大部分是男性,大部分女性都支持我,一些女性羨慕我。她們羨慕我自由自在、經濟獨立,有自己的孩子,不用受另一半的氣,沒有爭吵,有自己的事業。

★父母的角色不一樣,給予孩子的愛也不一樣,你會擔心孩子缺少父愛嗎?

李雪珂:我從小由媽媽一個人撫養大,我媽媽給了我足夠的愛,而且我沒覺得自己跟別人有什麼不同,它反而給了我更大的動力,讓我變得堅強和獨立。所以我覺得,只要給他們足夠的愛,讓他們在愛的環境下成長,有沒有父親關係不是很大。很多人結婚就為了生小孩,為了傳宗接代,父母之間並沒有多少感情。我的孩子,除了沒有爸爸,其他我會盡量滿足他們,不管是經濟上,還是情感上的。

★如果孩子再大一點,他們問爸爸是誰,爸爸在哪兒,你怎麼回答?

李雪珂:我會實話實說,告訴他們,媽媽怎麼做的決定,他們又是怎麼來到這個世上的。

★你一邊當媽媽,一邊又要當爸爸,哪部分角色做得更多或者更好?

李雪珂:我的孩子沒有爸爸,所以我既要賺錢養家,同時也要照顧幾個孩子。我的性格比較像爸爸,比較嚴厲,做事風風火火,但我覺得自己承擔媽媽的角色更多一些。

★你覺得自己做了媽媽後跟原來有什麼不同?

李雪珂:我之前的生活很自由、瀟灑,滿世界跑。現在,我出去兩天,就會掛念孩子,出差不能超過三天。但我經常會覺得幸福感爆棚,雖然也有一地雞毛的時候。

★你經常給孩子拍視頻,發在網路上,你會擔心對他們有影響嗎?

李雪珂:最開始,我就想記錄我跟寶寶們的一些美好的生活,所以我把他們帶進了短視頻。我覺得,自己沒有傷害到誰,做的也不是一個丟人的事,所以願意拿到公眾平台上來講。當然,如果他們長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不願意拍了,我也會尊重他們的意願。

★三個寶寶一個月大概要花費多少錢?

李雪珂:三個寶寶的開支,加上我的生活開銷,買衣服、買東西,一個月大概要10萬塊錢左右。三個阿姨的費用就是2萬,加上我們平常吃、穿,生活費大概1萬多;另外還有寶寶奶粉、營養品、尿布、玩具,幫他們報早教班等。沒有具體細算過,我只算接下來一年要花多少錢。他們明年上幼稚園,我目前考察了杭州一家私立幼稚園,學費要28萬3000元,一個孩子一年要35萬左右,三個孩子就要100多萬。

★你會對以後有擔心嗎?比方說萬一沒有這樣的經濟收入了?

李雪珂:每個家庭的未來都有不確定性,我覺得只要努力、與時俱進,我還是能養活他們的。哪怕最壞的情況,假如我未來不能賺錢了,靠現有的資產養3個孩子到成年應該也是不成問題的,所以我才有底氣生3個小孩。

★如果以後遇到合適的人,你還會結婚嗎?

李雪珂:不會結婚,但我可能會談戀愛,因為我覺得結婚就是一張紙,它還會牽扯到很多法律上的問題。

★你是不相信愛情了,還是說擔心結婚對小孩有影響?

李雪珂:我覺得沒有必要結婚,你可以跟我一起生活,這樣一直走下去,沒有必要去領那一張紙。就算是結了婚,感情破裂了,還是會離婚,所以幹嘛非要那一張紙呢。另外,我擔心我事業做得很成功,對方分我家產。你覺得婚姻可以保障什麼呢?

★它可以給孩子安全感,讓他們有一個完整的家?

李雪珂:我會給孩子足夠的愛,情感和物質上的一個保障,讓他們有足夠的安全感。

★你擔心自己的行為會影響孩子的婚戀觀嗎?

李雪珂:不擔心。我不會干涉孩子的愛情和婚姻,他們想結婚就結婚,不想結婚就不結婚,只要過好他們自己的生活就OK了。

★你對孩子的未來有什麼規劃?

李雪珂:沒有長遠的規劃。我的孩子,他們想學什麼,我都會支持;學到什麼程度,只能靠他們自己。我不要求他們考多少分、多少名次,以後都成才。他們能考上大學,我會很開心,如果考不上,我也不會逼迫他們。我從小到大成績都不是很優異,雖然上初中時成績還不錯,但我也沒有考上大學。我不太理解,一些父母把希望寄託在孩子身上,要求孩子來實現他們的夢想。

#李雪珂 #三胞胎 #試管 #結婚 #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