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危機升高,中國在其中的角色備受關注。中國學者時殷弘指出,儘管中俄聯合聲明中宣布「兩國合作沒有禁區」,但同時中國對俄羅斯的行為仍有重大保留。

中國國際關係學者時殷弘告訴中央社記者,本月4日發布的中俄聯合聲明顯示,中國在東歐問題上向俄國進一步靠攏;然而中國對俄羅斯的行為仍有「默而可悟、潛在示意或婉轉表達」的重大保留,中國不會在烏克蘭爆發戰事的情況下,就此向俄羅斯提供直接軍事支持。

時殷弘說,俄羅斯開始入侵烏克蘭,中國不會支持,但也不會以任何方式公開非議。

他說,中國將反對西方以任何理由制裁俄羅斯,雖然不會直接挑戰這些制裁,但必定在某些領域間接幫助戰略夥伴改善其經濟金融處境。一項重要的先兆是,俄羅斯能源部長2月18日宣布俄中兩國已達成協議,由俄羅斯在「行將到來的一些年裡」向中國出售1億噸煤。

即使如此,中國的利益仍有可能受到損害 。時殷弘認為,如果俄羅斯擴大入侵,美國和西方國家必定施加空前廣泛和嚴厲的對俄金融制裁,這會對中國從事對俄貿易的大多數企業造成相關嚴重衝擊。

他說,中俄關係在戰略上愈來愈接近軍事同盟,但與軍事同盟之間尚有可能跨不過的關鍵距離。最重要的是,「至今俄羅斯從未直接或間接、實在或潛在地示意,如果在台灣問題上爆發戰爭,俄羅斯會就此給予中國直接軍事支持;正如中國從未直接或間接、實在或潛在地示意,如果在烏克蘭和東歐問題上爆發戰爭,中國會就此給予俄羅斯直接軍事支持」。

外界分析,中國在俄烏危機中立場「尷尬」,有學者對此持不同看法。

上海外國語大學教授、上海全球治理與區域國別研究院執行院長楊成告訴中央社記者,中方理解俄羅斯的安全關切,但這絕不意味著支持烏克蘭局勢以當前方式發展,「中方在烏克蘭問題上沒有選邊站,反對北約東擴和尊重烏克蘭的主權領土完整都是中方的政策」。

他說,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以來,中方在烏克蘭問題上的立場一直很清楚,包含以下3個要素:一,各方要承認烏克蘭問題有歷史經緯,不能簡單化處理;二,中方跟俄羅斯和烏克蘭兩國的關係都具有獨立價值,「不存在二擇其一的兩難選擇,也不需要在兩國之間找平衡」,中方會一如既往地分別推進與俄羅斯及烏克蘭的多領域務實合作;三,希望衝突當事方和相關利益攸關方透過外交手段得以緩和乃至最終和平解決。

2014年,俄羅斯占領烏克蘭領土的克里米亞後,中國並沒有承認克里米亞屬於俄羅斯。現在俄國承認烏東2個分離地區的獨立地位,並簽署允許俄軍入駐的協議,俄羅斯是否會期待中國採取外交行動以示支持?楊成說:「中方立場及其內在邏輯是一致的,其中的微妙之處俄羅斯很清楚」。

中國在烏克蘭問題上的態度,是否會進一步影響其國際關係,學者也從不同角度分析。

時殷弘認為,由於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強烈偏好冒險、賭博和機會主義博弈的特性,加上俄羅斯與前蘇聯相比明顯「今不如昔」導致的高度敏感心理,烏克蘭危機至今為止,中國對俄規勸和約束的能力甚至意願相當有限,而這可能不利於中國在世界上的威望。

楊成指出,無論中歐關係還是中美關係,都有遠超過烏克蘭的豐富議程,加上中方現有的做法延續了過往的基本政策架構,因此該地區局勢的緊張並不會給中方和美歐的互動帶來實質性負面影響。

#俄羅斯 #中國 #烏克蘭 #問題 #中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