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聯盟勞資談判若僵持不下,將會取消更多的例行賽,目前已經從162場縮水為156場。這是資方用來對付球員工會的武器,然而這並非可以無限度使用的策略,只要取消的例行賽達到一定場次,資方就會開始賠錢,局勢轉而對球員有利。

洋基投手泰隆(Jameson Taillon)推文指出,球員早已習慣資方的威脅手段,顯然資方給自己設下了一個停損點,他們必須要有一定場次的例行賽才能打平利潤。美媒《The Athletic》記者預測,資方大概損失超過25場例行賽就會坐立難安了,這樣下去和球員主動罷工幾乎沒什麼兩樣。

《運動畫刊》專欄批評大聯盟與資方此次的封館操作實在稱不上高明,甚至是在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大聯盟老闆不明白他們自己的愚蠢。」2020年球季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被迫縮水,那場雙方對談被視為現在勞資協議的前哨戰。球員當時冒著染病風險出賽,資方卻向球員討價還價,大幅減薪、拒付小聯盟薪水,破壞與工會僅存的一點互信關係。

道奇投手伯勒(Walker Buehler)上個月推文質疑「僅僅是要求加薪對抗通膨很過分嗎?」棒球作家Travis Sawchik分析依照通膨的速度,新球季的底薪必須從57.5萬升到65萬美元,工會認為再加上球隊利潤應該是72.5萬美元,但資方最初的開價僅有60萬美元。

#資方 #球員 #大聯盟 #例行賽 #工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