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Ari》為艾可.蘇布利陽托編舞,以爪哇神話AriAri作為創作脈絡,找尋「雙胞胎」之間獨有的經驗與感知,探索關係中最綿密的羈絆與關照。(郭吉銓攝)
《AriAri》為艾可.蘇布利陽托編舞,以爪哇神話AriAri作為創作脈絡,找尋「雙胞胎」之間獨有的經驗與感知,探索關係中最綿密的羈絆與關照。(郭吉銓攝)
《AriAri》為艾可.蘇布利陽托編舞,以爪哇神話AriAri作為創作脈絡,找尋「雙胞胎」之間獨有的經驗與感知,探索關係中最綿密的羈絆與關照。(郭吉銓攝)
《AriAri》為艾可.蘇布利陽托編舞,以爪哇神話AriAri作為創作脈絡,找尋「雙胞胎」之間獨有的經驗與感知,探索關係中最綿密的羈絆與關照。(郭吉銓攝)
《AriAri》為艾可.蘇布利陽托編舞,以爪哇神話AriAri作為創作脈絡,找尋「雙胞胎」之間獨有的經驗與感知,探索關係中最綿密的羈絆與關照。(郭吉銓攝)
《AriAri》為艾可.蘇布利陽托編舞,以爪哇神話AriAri作為創作脈絡,找尋「雙胞胎」之間獨有的經驗與感知,探索關係中最綿密的羈絆與關照。(郭吉銓攝)
《Ita》編舞家瓦旦以印尼「噹嘟樂」(Dangdut)為創作靈感,將移工們在不穩定的處境下,藉由音樂尋求身體安定感的共振狀態,置放於舞者之間。(郭吉銓攝)
《Ita》編舞家瓦旦以印尼「噹嘟樂」(Dangdut)為創作靈感,將移工們在不穩定的處境下,藉由音樂尋求身體安定感的共振狀態,置放於舞者之間。(郭吉銓攝)
《Ita》編舞家瓦旦以印尼「噹嘟樂」(Dangdut)為創作靈感,將移工們在不穩定的處境下,藉由音樂尋求身體安定感的共振狀態,置放於舞者之間。(郭吉銓攝)
《Ita》編舞家瓦旦以印尼「噹嘟樂」(Dangdut)為創作靈感,將移工們在不穩定的處境下,藉由音樂尋求身體安定感的共振狀態,置放於舞者之間。(郭吉銓攝)
《Ita》編舞家瓦旦以印尼「噹嘟樂」(Dangdut)為創作靈感,將移工們在不穩定的處境下,藉由音樂尋求身體安定感的共振狀態,置放於舞者之間。(郭吉銓攝)
《Ita》編舞家瓦旦以印尼「噹嘟樂」(Dangdut)為創作靈感,將移工們在不穩定的處境下,藉由音樂尋求身體安定感的共振狀態,置放於舞者之間。(郭吉銓攝)
《Ita》編舞家瓦旦以印尼「噹嘟樂」(Dangdut)為創作靈感,將移工們在不穩定的處境下,藉由音樂尋求身體安定感的共振狀態,置放於舞者之間。(郭吉銓攝)
《Ita》編舞家瓦旦以印尼「噹嘟樂」(Dangdut)為創作靈感,將移工們在不穩定的處境下,藉由音樂尋求身體安定感的共振狀態,置放於舞者之間。(郭吉銓攝)
臺灣TAI身體劇場與印尼艾可舞團《AriAri》《Ita》舞者與編舞家,臺灣TAI身體劇場藝術總監瓦旦.督喜(後右三)、印尼艾可舞團藝術總監艾可.蘇布利陽托(後左三)合影。(郭吉銓攝)
臺灣TAI身體劇場與印尼艾可舞團《AriAri》《Ita》舞者與編舞家,臺灣TAI身體劇場藝術總監瓦旦.督喜(後右三)、印尼艾可舞團藝術總監艾可.蘇布利陽托(後左三)合影。(郭吉銓攝)
臺灣TAI身體劇場與印尼艾可舞團《AriAri》《Ita》編舞家合影,右為臺灣TAI身體劇場藝術總監瓦旦.督喜、左為印尼艾可舞團藝術總監艾可.蘇布利陽托。(郭吉銓攝)
臺灣TAI身體劇場與印尼艾可舞團《AriAri》《Ita》編舞家合影,右為臺灣TAI身體劇場藝術總監瓦旦.督喜、左為印尼艾可舞團藝術總監艾可.蘇布利陽托。(郭吉銓攝)

跨國共製節目《AriAri》《Ita》於4月8日至4月10日在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正式登場。太魯閣族編舞家瓦旦.督喜與印尼編舞家艾可.蘇布利陽托(Eko Supriyanto)交換彼此舞團舞者,以雙舞作交流文化底蘊,拆解不同的身體語彙與質地,詮釋當代社會中人與人間情感交流的多種樣貌。

TAI身體劇場藝術總監瓦旦.督喜與聞名於國際舞壇的印尼編舞家艾可.蘇布利陽托,2017年在國家兩廳院的引薦下,展開臺印共製的合作契機。2019年雙方曾造訪彼此位於印尼梭羅、臺灣花蓮的工作室,2020年更於印尼梭羅展開第一階段排練,不料後續遇上疫情爆發,演出被迫延後,因此分隔兩地的團隊尋找了更多遠距交流的可能性,並努力克服視訊鏡頭下的隔閡挑戰,以全新的形式交流出不同文化中的身體語彙及生命經驗,也因此賦予《AriAri》《Ita》不同面貌的作品意義。在爪哇語中,AriAri是胎盤的意思,而爪哇文化更將胎盤視為胎兒與母親之間最親密的聯繫,象徵一輩子的連結。這次,艾可.蘇布利陽托將與臺灣TAI身體劇場的兩位舞者合作,以爪哇神話AriAri作為創作脈絡,帶出陪伴者相聚的隱喻,並藉由臺灣舞者的眼光,找尋「雙胞胎」之間獨有的經驗與感知,探索關係中最綿密的羈絆與關照。

而《Ita》則是太魯閣族語中,代表「我們」的意思,意指包含所有的人。編舞家瓦旦將與印尼及臺灣舞者合作,以印尼「噹嘟樂」(Dangdut)為創作靈感,將移工們在不穩定的處境下,藉由音樂尋求身體安定感的共振狀態,置放於舞者之間。

從各自身體文化與生命經驗出發,透過音樂的催化與療癒過程,探索舞者間所產生的情感連結,進而創造出屬於「我們」的身體情境。兩支舞作從自我與無形陪伴者的精神連結,跨度與他者間的情感共振,從相異的文化中觀看、創造與詮釋,回應人與人之間最珍貴的情感觸碰。同時,也是呼應著疫情社會下,不論是與自己相處亦或是和他人之間,若近若離般地微妙距離 。

#用鏡頭看台灣 #跨國 #舞者 #AriAri #I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