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全中運)原訂16日開幕,15日上午,教育部體育署還宣布沒有停辦打算,但花蓮縣長徐榛蔚卻突然在當天晚間8時30分召開記者會宣布,由於疫情嚴峻,全中運延期舉行。

由於比賽選手、各校應援人員、媒體都已經進駐,花蓮縣府突然停辦的宣布遭到民眾強烈反彈,全中運臉書官網立即湧入大量批評留言:開幕前一天才通知停辦,西部地區的選手坐了6、7個小時火車趕到花蓮,晚上才知道停辦;大甲媽遶境照辦、阿妹演唱會照辦,運動會卻不能辦;既然停辦,為何還有比賽項目繼續進行,那些選手就沒有染疫風險。

不少學生家長氣得大罵:「開玩笑嗎?行李準備好,公假請好就算了,車子、旅館都訂好了」、「瞎搞!都準備好,人都在花蓮了,結果不能比,傻眼」、「全大運就算了,全中運是很多體保生就是拚這場的,再2個月就要畢業,辛苦白練了」。

除了參選選手,還有各校的應援隊伍、媒體轉播人員,現在不比賽了,預定的飯店怎麼辦?

銘傳大學廣電系主任杜聖聰原本帶著學生進駐花蓮準備轉播全中運,沒想到一切準備就緒,人到了、活也忙了、錢也花了,縣長一句停辦,就讓大家前功盡棄。

杜聖聰指出,花蓮縣政府在最後關頭緊急對全中運踩剎車,把很多大學院校和中學選手教練搞得人仰馬翻,而受傷最沉重的,就是負責轉播的所有大學轉播團隊。

杜聖聰批評花蓮縣政府對於自己決策的延宕隻字不提,希望輕描淡寫的帶過,這種決策的粗魯、傲慢,終於讓人見識到什麼是花蓮王的決策!

杜聖聰會這麼生氣,主要是因為這次轉播至少要帶20-30人到現場,由於約有15000人參加,花蓮飯店旅館變得非常難訂又超貴,讓他吃足了苦頭。

其次是轉播作業的程序。學生要拉線,要把各種網路線拉到定位布好線,做好各種測試,這至少要一整天的時間;天知道學生得搬多少台電腦、多少攝影機、多少腳架、多少燈光、多少轉播設備、多少線路。

杜聖聰質問,只要花蓮縣長的決策早一天,參與轉播的學校就可以減少很多的折騰,怎麼會到大家已經要上遊覽車,把所有的東西全部都拆卸組裝完畢,縣長才在晚上八點多發布消息呢!

杜聖聰不解,全中運的各類比賽和運動轉播,再怎麼聚集,也比不上張惠妹小巨蛋裡頭聚集人潮的密度;也比不上屏東墾丁台灣祭之後被匡列的染疫足跡。為何這些活動可以辦,全中運就不行,道理在哪邊,花蓮縣政府可以說淸楚嗎?

#全中運 #杜聖聰 #轉播 #停辦 #選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