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若瑄(右)與媽媽感情好。(威威巖娛樂提供)
徐若瑄(右)與媽媽感情好。(威威巖娛樂提供)

被問及至今最難忘的母親節,徐若瑄說,當年她懷兒子Dalton的第一個母親節,在新加坡和夫家吃飯慶祝時,席間接到媽媽來電,「媽媽一開口只是一句『女兒,妳好嗎?母親節快樂』,我突然一股想哭的衝動,只好藉上廁所,一個人哭到不行,當時覺得生養自己的母親來跟我說『母親節快樂』,好奇妙啊」。

徐若瑄(右一)感謝媽媽(右二)一手拉拔他們三姊弟長大。(威威巖娛樂提供)
徐若瑄(右一)感謝媽媽(右二)一手拉拔他們三姊弟長大。(威威巖娛樂提供)

她也分享徐媽媽是個思維簡單善良的人,到現在還像個小女生,哭點也很低,「今年姊姊生日,我送了一束花,裡面放了張我和姊姊的合照,媽媽看到這樣也落淚,覺得我們姊妹感情好好」。而今年母親節,則計畫姊弟3人各準備一道菜,在家陪母親大人一起度過,「因為媽媽平時總是滿身大汗地煮出一桌滿漢全席給我們吃」,所以母親節這天也希望讓媽媽別這麼辛苦做飯,好好享受他們的愛和心意。

徐若瑄在姊姊今年生日,送上放了姊妹倆合照的花束。(威威巖娛樂提供)
徐若瑄在姊姊今年生日,送上放了姊妹倆合照的花束。(威威巖娛樂提供)

徐若瑄與新加坡馬可波羅海業集團主席李雲峰結婚近8年,愛子Dalton目前已上小學,因為工作常必須和老公、兒子分隔兩地,她表示每天都會用電話和視訊來關心彼此,疫情到現在已2年多了,也慢慢以共存的心態來接受和習慣,但仍忍不住笑喊:「好想把自己切成兩半,希望有兩個我!一半留在新加坡陪小孩、一個在台灣工作,就不用分隔兩地相思,在新加坡就想念台灣家人、在台灣又牽掛著新加坡家人!」

至於升格媽咪後最難忘的母親節,她說「Dalton第一次寫卡片給我」,看到當時剛上幼稚園的愛子,努力用自己所會的少數英文單字夾雜著圖案,「大大小小不規則扭曲的英文夾雜著圖案」,來表達自己的心意,讓她覺得「好可愛好珍惜」,母愛大噴發地直呼「他的每個第一次都好可愛」。

提到卡片,徐若瑄也憶起,爸爸過世後的第1個父親節,當時她人在新加坡,「每逢佳節倍思親,我因想念父親而落淚,Dalton發現後問我為什麼哭,我說『因為很想念天上的阿公』,當時他才3歲,還不太會寫字,就用很多張笑臉貼紙貼在卡片上來安慰我」,讓她很欣慰孩子如此暖心,但也因此感動不已,反而哭得更慘。

徐若瑄(右)兒子Dalton目前已上小學,母子倆目前分隔新加坡兩地。(摘自徐若瑄臉書)
徐若瑄(右)兒子Dalton目前已上小學,母子倆目前分隔新加坡兩地。(摘自徐若瑄臉書)

當媽後,也讓徐若瑄深刻體會到「為母則強」這4字,她因為很早就出道在外打拼賺錢,家事多由媽媽和姊姊處理,生活方面並非那麼有經驗,「尤其怕菜刀,所以對廚房那些事相當陌生、恐懼」,但Dalton出生不久要進入吃副食品階段,她為讓早產的兒子補充營養,買了很多食譜,每天親手做3餐,「不曉得是不是因為不擅長所以很緊張,每次都做得滿頭大汗還胃痙攣,但做著做著就從舞台到砧板台了」。而怕高、怕冷、怕摔又有幽閉恐懼的她,也為了要陪伴孩子,勇敢克服了所有的恐懼,每年都去挑戰滑雪。

另外,她原定昨在小巨蛋開唱,因疫情只好忍痛延期,徐若瑄表示,「心疼粉絲的失落、心疼辛苦付出的所有團隊、心疼全民擔憂疫情的心、心疼病毒給我們大家的生活帶來的巨變,不知道明天會是什麼,所以每天要讓自己沒有遺憾的活著」,也感嘆「雖然各種無奈,但沒有辦法的事,也只能接受,然後好好的生活,跟著生命走」,目前只能調整好自己的心情,轉念並保持樂觀。

徐若瑄(右)與「麋先生」聖皓共同譜寫演唱新歌〈Hi〉。(摘自徐若瑄臉書)
徐若瑄(右)與「麋先生」聖皓共同譜寫演唱新歌〈Hi〉。(摘自徐若瑄臉書)

雖然演唱會延期,但她仍然不中斷學習、做新的音樂、體能訓練、吉他練習,寵粉的她,還是決定先在5月10日上架與「麋先生」聖皓合作的單曲〈Hi〉,陪伴粉絲一起度過疫情;她和柯震東主演電影《初戀慢半拍》也將在暑假上映,同時也是今年台北電影節的開幕片,最後她也預告:「會不斷動腦筋準備驚喜給大家唷,打算每隔一段時間就丟出一個禮物,除了陪伴等待演唱會的大家,也是想陪伴大家一起度過這個艱難的疫情,只是既然是驚喜現在當然不能說,敬請期待唷!」

徐若瑄在《初戀慢半拍》中以成熟都會女子的捲髮形象現身。(台北電影節提供)
徐若瑄在《初戀慢半拍》中以成熟都會女子的捲髮形象現身。(台北電影節提供)

#徐若瑄 #母親節 #媽媽 #Dalton #新加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