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雜誌》(Air Force Magazine)報導,在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前後,美軍緊急調派部隊前往東歐備戰,其中包括擔負電子攻擊(EA)任務的海軍EA-18G「咆哮者」(Growler)電戰機;不過專家指出,這也凸顯美國空軍十分缺乏同類型能力,就算有內建電戰系統的F-22和F-35等先進戰機也無法解決此問題。

在俄烏戰爭開打後,美國海軍第134電子攻擊中隊(VAQ-134)被部署至德國史班達勒姆空軍基地(Spangdahlem Air Base),加強北約(NATO)的空中警戒任務。EA-18G飛行員可林(James Corrin)中校在接受訪問時表示,VAQ-134正與該區域的美國空軍F-16戰機一同練習,確保在必要時能以電戰能力提供支援。

智庫「密契爾航太研究所」(Mitchell Institute of Aerospace Studies)所長、退役美國空軍中將德普圖拉(David A. Deptula)表示,自從專門擔負「野鼬」(Wild Weasel)任務的F-4G「幽靈」(Phantom),以及EF-111A「渡鴉」(Raven)電戰機分別於1996年和1998年退役後,美國空軍的電戰能力便明顯出現差距,須依賴海軍EA-6B「徘徊者」(Prowler)和EA-18G的支援。

德普圖拉指出,雖然美國空軍加強了戰機本身的匿蹤能力、讓F-15及F-16等4代機攜帶電戰莢艙、為F-22和F-35配備內建的電戰系統,並研發F-15EX的AN/ALQ-250「鷹式主/被動警告暨生存系統」(EPAWSS)等,但這些設備的功能集中於自我防衛,該軍種本身只能透過EC-130H與EC-37B執行有限的電子攻擊任務。

由於美國海軍已宣布有意解散VAQ-131、VAQ-132、VAQ-134、VAQ-135和VAQ-138等5個遠征電子攻擊中隊,德普圖拉呼籲美國空軍應為未來危機做好準備,強調其需要的「不僅僅是最新型的現代戰機」。

文章來源:On NATO’s Eastern Flank, Navy Growlers Highlight Air Force’s Electronic Warfare Gap
#美國空軍 #電戰 #EA-18G #F-22 #F-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