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縣東勢鄉私娼寮因疫情衝擊僅剩3、4戶,業者表示快散市了。(張朝欣攝)
雲林縣東勢鄉私娼寮因疫情衝擊僅剩3、4戶,業者表示快散市了。(張朝欣攝)

雲林縣東勢鄉「豆干厝」私娼寮,前年疫情暴發後,警方為防疫加強取締,去年疫情3級警戒顧客大減,今年則因確診人數暴增,幾乎無人上門,警方18日表示目前私娼寮僅剩3、4戶,均是租屋在此居住者,已變成「純住家」,其他流動私娼都已消失,1名私娼說經過2年多的疫情衝擊,「豆干厝」恐將因此「散市」消失了。

東勢鄉公所後方有1排19間矮房的私娼寮,已有4、50年歷史,由於外觀看似豆干,地方稱為「豆干厝」,又因矮房對面有1處竹林,且為地方帶來不少消費,被戲稱為「竹科」,鄉代會曾提議設置「性專區」使其合法化集中管理,但最後並未成功。

最近確診人數大暴發,聲色場所紛紛停業,但有東勢鄉民發現,「豆干厝」還是有人進出,質疑是否照常營業,對此台西警分局表示目前每天白天加強巡邏,晚上派員站崗,同時持續輔導轉業,「豆干厝」幾乎已停止營業,只有3、4戶私娼因是租屋在此,把私娼寮當住家沒有離開。

警方表示,前年疫情暴發前,檢警即動員上百人進行1次私娼大掃蕩,疫情暴發後持續取締,遏阻私娼心存僥倖回來開業,去年5月防疫3級警戒,衛生單位與警方更是通力合作查緝,流動私娼見生意難作紛紛離去,本月確診人數暴增,尋芳客也不敢冒險,「豆干厝」可說是「門可羅雀」。

1名私娼透露,「豆干厝」全盛時期,可說是不夜城,入夜後燈紅酒綠,有效帶動地方繁榮,後來因警方不斷取締,只能私底下接一些老顧客,如今因疫情而面臨散市,有些姐妹們已轉行去打雜工、菜市場賣菜,只留幾個想走卻走不了的人。

#私娼 #豆干厝 #私娼寮 #東勢鄉 #散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