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異集團的市值從1999年的5千億美元衰到2022年的1千億美元,何以致之?大型公司通常都是管理良好,底子深厚的公司,從全世界市值最大的公司跌掉80%的絕無僅有。值得大家探討。《奇異衰敗學》一書剖析奇異20年的衰敗,提供詳細的解釋,但研究公司衰敗的主因會因人而異,讀者還是要根據書中提供的資料,自行判斷哪些是真正的理由。

奇異:CEO的產出工廠

先從5千億美元說起,奇異的管理在上世紀的美國,就是管理學界的典範。1878年由發明電燈泡的愛迪生創立,繼任愛迪生的CEO查爾斯.柯芬(Charles A.Coffin),建立了奇異CEO的選任系統,不僅能培養出該公司傑出的CEO,也替美國大公司培養出很多CEO,讓奇異成為「CEO的產出工廠」(CEO Factory)。

2003年,《財星》(Fortune)雜誌將柯芬評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CEO」(the greatest CEO of all time)。奇異歷屆CEO進行多角化,從電燈泡進入機電業、家電業、飛機引擎、醫療設備、主機電腦(失敗)等行業,1百年後,成為大型跨國多角化的企業,其中佼佼者是威爾許(Jack Welsch)。在1999年被美國《財星》雜誌評為「20世紀最偉大的CEO」。

威爾許擔任20年總經理,從整頓公司事業組合,大量裁剪、購併、建立公司文化、建立人事制度、消除官僚、實事求是、提高生產力,1999年奇異的股價在18年間長了30倍,成為當時全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達到5千億美元。(見筆者《商業周刊》1686期「20世紀最偉大執行長逝世 看威爾許危機掌舵四課」。)

「當時」威爾許最為人稱道的策略決策是創立奇異金融服務公司,利用奇異的良好債信,在市場上發行奇異公司短期債券,用比銀行還要低的成本吸收資金,然後對企業融資。舉例而言,奇異生產飛機引擎,奇異金融服務公司就對購買奇異飛機引擎的航空空司進行融資。同樣,奇異金融服務公司也對醫療設備、發電機等事業提供融資服務。由於奇異對行業的深入了解,融資業務做的比銀行要好,奇異金融服務公司成為集團獲利的金雞母。曾經貢獻奇異50%的利潤。但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缺人才,加上一連串的決策錯誤

威爾許的繼任者伊梅特(Jeff Immelt),一上台就面對911事件,飛機引擎與財務金融業務受創嚴重。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奇異金融服務公司由於資產超過1千億美元,被美國政府列為「大到不能倒」(Too big to fail)公司,必須補足自有資本,不能再以發行短期商業本票來募資。在資金壓力下,只能出售奇異金融服務公司。但出售所得的資本要償還早期不當長期保險合約的虧損。

隨後,奇異誤判石油業的發展,進入石油探勘設備業,在2014年油價從120美元一桶跌到26美元時,損失慘重。然後,又購併錯誤,高價買到法國天然氣發電渦輪引擎公司。

2013年伊梅特又宣布進入數位軟體公司。由於電晶體的進步,感測器(Sensor)的體積和成本大幅下降,因此奇異生產許多工業用機器設備,例如飛機引擎、發電機、磁共振成像、火車頭、超音波等等設備,都可以裝上各式各樣的感測器,並從賣到世界各地的機器中收集到大量資料。

這些資料可以幫助顧客改善使用機器的效率,伊梅特認為奇異設計這些機器,維護這些機器,對這些機器瞭若指掌,因此最知道如何解釋這些資料,並運用資料來預測機器的維護週期,像是哪些重要零件需要維修,如何調整機器運作的參數來達到最佳效率。

伊梅特認為奇異應該轉型成以大數據(Big Data)為基礎的製造業,而這些所有的大數據可以在奇異發展的軟體平台Predix上運行,這是工業互聯網(Industrial Internet)的未來,奇異會成為數位化工業(digital-Industrial)公司。換言之,奇異的未來在軟體和演算,而不只是製造。伊梅特宣稱奇異會成為全世界前10大的軟體公司,沒想到,投資1百億美元到奇異數位事業,它的命運卻和奇異金融服務事業一樣,最終淡出市場。(見筆者《商業周刊》1710期文章「7年前發願做「工業界蘋果」 奇異領先變崩壞啟示」。)

本業遭受虧損,股票一定大跌,為了挽救股價,奇異又大量購回股票,保證現金股利水準,造成現金不夠繼續投資新設備和研發。

奇異能夠在美國製造業稱霸百年,多角化幾乎無往不利,關鍵在它能吸收美國中西部最好的人才,但網路興起後,人才都往西部走,奇異的人才優勢不再。缺乏人才加上一連串的決策錯誤,造成奇異的殞落。

我認為,書中說的會計政策問題不是主要原因。

對於大型公司的衰敗,公司經營不好,CEO一定怪大環境不佳,孤臣無力回天,董事會一定怪CEO能力不行,沒有策略,CEO一定接著怪部屬執行不力。股東只好兩手一攤自認倒楣。

從奇異隕落的案例可以看出,最該負責任的是董事會。當董事會察覺CEO犯下的一連串錯誤時,應該早點止血,撤換CEO。但張忠謀董事長曾經面告筆者:強勢的CEO會有弱勢的董事會。因為績效好的CEO,董事會不會去管他,等到積非成是,犯下重大錯誤,已為時太晚。奇異的案例就是一戒。奇異給大型公司的治理上了一課。

商業周刊1804期
商業周刊1804期
#大量 #典範 #系統 #奇異 #C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