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瓊跌破三萬點,這個指數仍然是美股的高點,這個位置是否應該「危機入市」?(示意圖/shutterstock)
道瓊跌破三萬點,這個指數仍然是美股的高點,這個位置是否應該「危機入市」?(示意圖/shutterstock)

投資市場經常有很多奉行的投資名言,例如,華爾街的百年名言─行情總在絕望中誕生,在半信半疑中成長,在憧憬中成熟,在樂觀中毀滅;巴菲特最常說人棄我取;還有潮水退了,就知道誰沒有穿褲子…,但是最大的關鍵是如何認知市場的位置。

經歷了美國五月CPI八.六%的利空洗禮,道瓊指數一口氣跌了三千多點,最低跌到二九六五三.二九,這個位置與川普卸任前留下的高點二九五六八.八七相去不遠,從短線的角度來看,道瓊指數從最高的三六九五二.六五跌下來,到跌破三萬大關,跌幅不可說不大,但從長線角度來看,道瓊跌破三萬點,這個指數仍然是美股的高點,這個位置是否應該「危機入市」?可能仍有爭議。

利空測試 底部到了?

不過最精準的法則是市場對利空的測試,利空襲來相對抗跌,至少意味底部將至;反之,若利多湧現,股價跌勢猛烈,或是市場對利空敏感,這都不是底部現象。台股現在的位置很像道瓊指數,今年台股從一八六一九.六一跌到二十日的一五三六七.五八,已跌破五月十二日的一五六一六.六八,台股再度破底,市場最悲觀言論也湧現,像鄭廳宜教授就直指台股下看一二六八二,這是一九九○年的最高點,這也是市場當前最悲觀的看法。

從產業面來看,上周馬士基執行長Soren Skou的「長鞭效應」就對台灣貨櫃航運股帶來重擊,尤其是他提到「經歷兩年大多頭後,貨櫃運輸業的景氣可能出現需求萎縮、供應增加的長鞭效應」,此一效應出現時會來得又急又快。他認為景氣反轉點大約在八月,全世界都看到這個消息,但台灣的投資人反應最快速。

相較於日本三大貨櫃航商、香港的東方海外,甚至是中國的中遠太平洋,或是德國赫伯羅特、南韓的現代商船,股價都沒有強烈反應,但是台灣的貨櫃三雄在六月十三日出現急跌,正式跌破年線。如果以長榮海運為例,去年十月出現八五.五元的低點,今年元月二十五日跌到一一○元低點,都站在年線上。這次從一四○元跌到一○一元,以四根長黑破年線,這是技術面弱勢的訊號。

面對貨櫃運價的走勢,台驊投控董事長顏益財仍然看多後市,認為運價大跌機率不高,可以緊盯五大因素,一是美國很快期中選舉,物價上漲帶來的通膨壓力很快會被壓抑下來;二是俄烏戰爭影響逐步消退;三是美國可能對中國降關稅;四是疫情解封,可能帶來報復性需求;五是船舶供應仍有限,況且三大海運同盟自制力很強。他也預測疫情解封後暴增的貨運量及運價,或許到年底或明年初就可看得見,現在對市場投資人來說,要聽馬士基執行長?或是台驊董事長顏益財的看法?

先不談貨櫃三雄,從攬貨業的台驊來看,市場已做了最悲觀的預期,台驊的股價從二○年三月台股在八五二三的十七.四元衝到三二一元,如今配完十三元股息,股價剩下不到八五元,去年EPS二七.一八元,今年首季六.三八元,照理說,攬貨業有海運、有空運,抵抗價格下殺力道比較不會那麼大,但台驊股價仍滑向每股淨值七九.五七元的位置,現在市場高度期待的是二十九日長榮十八元股息及二十七日陽明配二○元的除息行情。

陽明、長榮的除息秀

從股價來看,長榮是從八.九元大漲到二三三元,這是百年一遇的貨櫃大狂潮,但如果印證投資市場百年來的名言:山有多高,谷就有多深!經歷了百年一遇的大狂潮,一旦景氣反轉,後面的殺戮會有多麼慘烈?這是投資人必須考量的最核心議題。

股市之所以叫櫥窗,就是股價在反應著不可預知的未來,今年大家都經歷了一段股價大狂殺,大多數的個股只要與景氣有連結,通常股價都一股作氣探到谷底,首先是面板業,像友達去年EPS六.三七元,今年首季EPS○.五四元,是有下來,但還沒有到虧損,每股淨值二四元,帳上有近千億現金,今年配一元股利,還減資二元,但股價仍跌到十五.八元,這是市場對面板產業可能虧損的強烈預期。

接著是PC、電競、NB相關的如微星、技嘉去年EPS都超過二○元,今年保守也有十五元,但技嘉最慘九二.一元,微星跌到一一八元;去年EPS八.七元的廣達,今年最差也有七元,但股價仍跌到七四.一元。再看自有品牌華碩,去年大賺四四五.五億元,EPS六○元,今年首五月營收仍成長七%,首季EPS十四.○四元,今年景氣縱然回落,EPS仍有五○元的實力,今年配四二元,每股淨值三三一元,帳上的保留未分配盈餘一八五四.八億元,未來配息實力雄厚,股價最低跌到三一六.五元,已跌破淨值了,這也代表市場充滿了濃厚的悲觀情緒。(全文未完)

全文及圖表請見《先探投資週刊2201期精彩當期內文轉載》

《先探投資週刊2201期》
《先探投資週刊2201期》
#廣達 #技嘉 #長榮 #華碩 #陽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