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薩克總統托卡耶夫不久前參加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時,拒絕承認俄羅斯支持的盧甘斯克與頓涅次克獨立,並以哈薩克不承認台灣、科索沃為例,來說明他不支持這種放任的民族自決權。而因為提到台灣,讓北京在堅持對台主權與支持莫斯科立場上顯得有些尷尬,至今仍低調方式糊模處理。大陸網路上對此意見亦相當分歧,有不少激烈的爭論,足證一旦北京承認盧頓獨立,確實會衝擊堅持多年的台灣主權歸屬論述。

托卡耶夫在與普丁一起參與現場訪談時,答覆「是否支持烏克蘭2個尋求獨立的自治州盧甘斯克與頓涅次克獨立」時說,當前的國際秩序的基礎是聯合國憲章,但是憲章中的國家完整性與民族自決權經常會相互矛盾,也因此有各種不同的解釋,兩種原則並存,也是兼顧不同立場的妥協做法。

俄羅斯在烏克蘭戰事並不順利,原訂的聖彼得堡經濟論壇還得照常舉行,並尋求與會的獨聯體國家的支持,不料卻在哈薩克總統 身上碰了釘子。(圖/美聯社)
俄羅斯在烏克蘭戰事並不順利,原訂的聖彼得堡經濟論壇還得照常舉行,並尋求與會的獨聯體國家的支持,不料卻在哈薩克總統 身上碰了釘子。(圖/美聯社)

他說,如果放任這種民族自決權,那麼地球上將不是193個國家,而是有500或600個國家,「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承認台灣、科索沃、南奧塞提、阿布哈茲,盧甘斯克和頓涅次克也是如此。」他還批評了俄羅斯代表和宣傳人員,讓現場的普丁有點難堪。果不其然,俄羅斯不久之後就對哈薩克進行了一些報復行動,關閉了裡海的管道,哈薩克還發生了一場油田爆炸意外事故,外界也認為跟俄羅斯有關。

獨聯體國家的領導人們都明白,他們遲早都會遭到普丁覬覦,因此必須對俄羅斯保持戒心,許多國家正考慮轉向尋救歐盟支持以維持國家的獨立自主。(圖/路透)
獨聯體國家的領導人們都明白,他們遲早都會遭到普丁覬覦,因此必須對俄羅斯保持戒心,許多國家正考慮轉向尋救歐盟支持以維持國家的獨立自主。(圖/路透)

托卡耶夫所主張的完全是國際政治現實,當然也著眼於哈薩克的利益。眼見俄羅斯入侵前蘇聯共和國之一的烏克蘭,同為前蘇聯成員之一的哈薩克難免有兔死狐悲之感,為維護自己國家的利益,當然不可能去附和俄羅斯入侵鄰國的作為,否則豈不成為歡迎俄羅斯來併吞哈薩克的叛國者?他在論壇結束 返國後,立即籌備新建能源輸出管道,繞開俄羅斯,將能源直接賣給歐洲,普丁也順勢關掉了裡海的能源管道。其實早先普丁已多次向哈薩克招手而未果,托卡耶夫對此保持戒心,也一直虛與委蛇。倒是普丁自不量力,在對烏戰事失利的狀況下還要鄰國表態歸附,結果當場讓自己難堪,其盲目自大顯然已衝昏了理智。

哈薩克當然也知道,普丁一旦擺平烏克蘭,接下來其他的獨聯體國家遲早都會遭到普丁覬覦,因此必須對俄羅斯保持戒心,轉向尋救歐盟支持才是維持國家生存之道。何況哈薩克國內有2成的俄羅斯族人,這種狀況與烏克蘭其實是大同小異。

托卡耶夫在與普丁一起參與現場訪談時,於答覆「是否支持烏克蘭2個尋求獨立的自治州盧甘斯克與頓涅次克獨立」時表態不支持盧頓獨立,讓普丁相當尷尬。(圖/美聯社)
托卡耶夫在與普丁一起參與現場訪談時,於答覆「是否支持烏克蘭2個尋求獨立的自治州盧甘斯克與頓涅次克獨立」時表態不支持盧頓獨立,讓普丁相當尷尬。(圖/美聯社)

在參加這次論壇時,托卡耶夫對於可能面臨的問題顯然也有備而來。他預估會被迫就盧頓獨立的問題表態,因此準備表示反對,並且先拿好幾個例子:台灣、科索沃、南奧塞提、阿布哈茲。其中科索沃位於東歐,原屬於南聯盟的塞爾維亞;南奧塞提與阿布哈茲都位於鄰近俄羅斯國土的喬治亞共和國境內,為實質獨立、但有主權爭議的共和國,都是前蘇聯的成員。這些有爭議的共和國都在歐洲,也在哈薩克附近,只有台灣遠在數千公里之外。有趣的是,托卡耶夫卻把台灣擺在第一個,他這麼做有何用意?

很顯然地,托卡耶夫要引起北京的注意,同時也藉此暗示普丁:「表態支持盧頓獨立會影響俄羅斯現在最重要的朋友──中國──的利益」。哈薩克做為與中國有外交關係的國家,當然很清楚中國對台灣主權歸屬的立場,如果讓許多國家支持烏克蘭境內的某個州因為俄羅斯武力介入而獨立,是否也意味著其他國家在美國武裝介入台海時可以支持台灣獨立?俄羅斯軍事佔領了原屬烏克蘭的盧頓兩州,還要其他國家表態支持盧頓獨立,當然會觸動北京的在台灣問題上的敏感神經。

托卡耶夫對於可能面臨的盧頓獨立問題顯然有備而來,舉了4個例子,有3個是歐洲鄰邦,但他卻刻意把台灣擺在第一個,可能是為了引起北京的注意。(圖/路透)
托卡耶夫對於可能面臨的盧頓獨立問題顯然有備而來,舉了4個例子,有3個是歐洲鄰邦,但他卻刻意把台灣擺在第一個,可能是為了引起北京的注意。(圖/路透)

如果俄羅斯也希望中國表態支持盧頓獨立,北京會有何反應?至今中國未就此事明確表態,當然是因為不能在此一問題上造成任何足以落人口實的政策漏洞,否則台灣、香港、西藏、新疆等也會有類似的困擾。但目前情勢下,北京也不願否定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正當性,俄羅斯既然頭都洗了,北京也只好在承認盧頓獨立的問題上打迷糊仗。普丁當然不會糊塗到去要求北京表態,真有媒體或政治人物對北京提起,打發幾句外交辭令就行了,否則實在不容易找到合理而容易理解的說辭。

#俄烏戰爭 #台灣 #哈薩克 #盧頓獨立 #普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