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結束了在台灣的一日訪問,後續的影響才正要開始,即使是美國觀察家都擔心此事可能對美國有負面影響。

1945網站(19FortyFive)主要分析師羅伯特法利(Robert Farley)認為。裴洛西的訪問,是一種惹怒中國大陸的挑釁工具,無法對中國大陸造成實質壓力,但他們的惱怒是必然的。

文章表到,裴洛西訪台的理由並不是支持台灣,主要是反對中國大陸。議長批評大陸人權問題、西藏議題,這已是她幾十年來的慣例。然而,從現實主義角度來看,挑釁是一種外交工具,在某些情況下可以有效地使用而對自己(美國)有利,但目前卻不是正確的選擇。

即使暫時擱置美國不穩定的國內局勢,拜登政府在對外事務上仍然很多事情要做,美國正在同時經歷6起國際危機:1伊朗核協議爭議題似乎已經走到了最後; 2烏克蘭仍燃燒在戰火中;3芬蘭和瑞典尚未完成加入北約的全部程序;4科索沃處於衝突的邊緣;5北韓可能又搞出核試驗,台灣海峽顯然成了第6起。

「我們必須認真審視,使美中關係惡化,是否真的有利於美國的利益。 」

在過去十年中,美國與中國大陸關係,無疑變得更加敵對,川普是發起者,但是敵對的情況並沒有因為拜登上台而緩解。

今天的中國大陸已比起1996年來的更為強大,他們具有將力量投射到更遠的太平洋地區的能力,並在遠離其海岸的地方,就威脅美國的利益。兩岸軍事實力早已失衡,大陸考慮的不是能否奪佔台灣,更多是形象與地位遭到破壞。而且正如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評估的,中國大陸不需要直接入侵台灣,就可以向同盟施壓;它可以攻擊離島,迫使華盛頓或台北作出回應。

北京甚至可以採取非戰爭措施來反擊;比如支援莫斯科對烏克蘭的戰爭,可能是向俄羅斯提供直接的軍事裝備,或者以經濟、金融和技術的辦法間接援助。北京一直是西方對俄羅斯制裁行動的「不完整參與者」,也就意味著處在巧妙的關鍵地位;要是他們願意,可以對造成更大的麻煩。相同的,伊朗和北韓的問題上,他們也都可以給美國製造麻煩。

其實長久以來一直如此,華盛頓可以利用與北京的友好關係,來追求其在世界其他地區的外交目標。即使不能取得北京的配合,至少它可以緩和敵意中受益;柤同的,中國大陸能夠以微妙和不微妙的方式傷害美國,這使得選擇衝突的時間和地點尤為重要。

美國有一派看法一直認為,台灣海峽議題要從戰略模糊走向戰略清析,拜登政府已經加強了美國對台灣的言語承諾,似乎40年來的戰略模糊在消失中。裴洛西的訪問,雖然沒有招致北京的任何直接軍事報復。然而,這並不意味著北京就會隨時間而淡化,而是在未來,以難以預測的方式作出回應。

文章來源:The Pelosi Visit To Taiwan: No War, But Not Good For America

#美國 #中國大陸 #戰爭 #裴洛西 #1945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