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去年出口的晶片有60%進入了中國大陸市場,在國家利益考量下,對於拜登政府籌組「晶片四方聯盟」(Chip 4),韓國擔憂加入後,恐失去龐大的大陸市場,甚至得罪北京政府,因此遲遲未給美方答覆。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表示,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專機抵達首爾,歡迎及接待的陣仗,對比台灣有很大的落差,顯然可以看出,南韓背後有強大的壓力,想親美,又害怕大陸生氣,而陷入「選邊站」的壓力。

謝金河在臉書發文指出,裴洛西專機飛往韓國,但這回歡迎及接待的陣仗和台灣相比,顯然有很大的落差,南韓大統領尹錫悅「夏日休假」去了,外長也出訪他國在外,只剩下對等的議長接待,這冷熱落差,裴洛西應該有深刻的感受。

面對民眾的質疑,尹錫悅最後勉強和裴洛西通話40分鐘,南韓發出新聞稿,表示這是國家利益考量下的抉擇。

謝金河分析,明顯看出南韓背後有強大的中國壓力,這次晶片四方聯盟,南韓正陷入長考,一方面是拜登5月韓國行,特別去看三星,希望三星能加入美國隊;同時,美國也希望換了政府的尹錫悅政府能夠重新走回親美路線。但另一方面,文在寅主政期間,他主導完全親中路線,仍然有一定影響力,加上中國大陸背後著力甚深,像這次晶片四方聯盟,中方背後有很多運作。

文在寅執政期間,韓國完全親中路線已遭到重擊,像三星手機在中國市占率從19.7%下滑至0.6%,LG手機已經不見了,三星手機已幾乎被中國本土品牌大廠夾殺出局。面板的三星,LGD也相繼退出大尺寸面板市場。更慘的是南韓汽車,從現代到起亞在中國都退出前10大。

謝金河說,過去南韓企業深耕中國市場,也得到肥沃的養分,南韓經濟從2002年起快速超車台灣,到2016年,台灣的人均所得大輸南韓逾6000美元,那個時候台灣人民都非常羡慕南韓,大家都說「南韓能,台灣不能!」現在,台灣人均所得已在伯仲之間,看起來台灣比過去更有自信。

他指出,面對通膨、戰爭的陰影,南韓今年上半年貿易逆差103億美元,台灣反而有277億美元順差,新台幣匯價比南韓強大很多。而南韓今年首季經濟增長季增0.6%,第二季季增0.7%,表現都不若台灣。這些年,台股漲幅遠遠大過南韓,今年上半年,南韓股市跌幅也大過台股很多。

謝金河認為,在美中角力下,南韓希望左右逢源,想親美,又害怕中國生氣,這次斐洛西首爾行,可以看出南韓執政當局仍在迷航中。

#斐洛西 #三星 #晶片 #四方聯盟 #拜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