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美國的強權主導與干預,台積電在全球佈局與發展中面臨新的發展選擇與可能風險。美國對華發起貿易戰、科技戰、晶片戰後,台積電捲入地緣政治紛爭。美國正在積極推動包括日本、韓國與台灣在內的「晶片四方聯盟」,民進黨當局在「倚美謀獨反中」戰略之下積極爭取台灣加入。

閩南師大兩岸一家親研究院名譽院長、中央財經大學台灣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王建民9日在《環球時報》撰文稱,台積電看似騎虎難下(與台灣當局關係非同一般,與大陸有密切的投資合作關係,更無法對抗美國強大的經濟政治壓力),要在大陸與美國之間做出理性與妥善選擇並不容易,相關表態尤需謹慎。

文章稱,美國參眾兩院已經先後通過投入達2800億美元的「晶片與科學法案」,其中以520億巨額政府補貼方式鼓勵或引誘台積電、三星與英特爾等半導體大廠在美投資。這一巨額補貼引誘,看似甜蜜,但搞不好可能會變成難以咽下的毒藥。這個法案本身類似川普主導簽署的美墨加貿易協議中的「毒丸條款」(任一方不得單方面與非市場經濟體簽署FTA,劍指中國),還設置了一個「10年條款」,即在美投資享受補貼後的半導體企業在10年內不得在中國或其他「不友善國家」興建先進晶片廠。這再次暴露了美國的經濟霸權與技術霸權,迫使晶片大企業二選一,企圖以此阻撓中國半導體產業發展。巨額補貼是糖果還是毒藥,還真不好說,且前車之鑒不遠。

文章稱,川普上台之初,曾大力推動製造業回流美國,同樣以提供巨額政府補貼促成台灣鴻海集團宣佈在美投資100億美元興建大型面板廠,如今這一投資已宣告失敗,據美媒報導,鴻海集團還得向地方政府每年支付3600萬美元,並持續20年。同樣的,美國「晶片法案」意在高階晶片市場「去中國化」,這讓台積電非常痛苦,在美投資不僅成本高,還將成為「美國人才培訓所」。一旦投資效果不如預期,台積電不僅很可能要進行巨額經濟賠償,而且會極大影響公司的整體長遠發展。

文章稱,如今的美國早已進入後工業化的現代信息社會,科技高度發達,並在全球化與市場分工下,製造業大量轉移,如今華盛頓想要製造業大量回流,並鼓勵半導體在美擴大投資,與市場規則與經濟發展規律背道而馳,不符合大規模製造投資的有利要素條件。最關鍵的是,美國當前人力短缺,勞動力成本高。根據測算,台積電在美投資建廠的人力成本較台灣高出50%,較大陸可能超出60%。同時美國還有龐大的工會力量與複雜法律規定,在美國和台灣地區還沒有簽署租稅協議的背景下,在美投資台商需負擔很高稅收,這些都是企業不得不要考慮的成本風險。

文章稱,與其他產業發展一樣,半導體產業同樣有榮衰發展週期。6月底,美國記憶體大廠美光公司發佈財報遠不如預期,隔天股價大跌7%,引發半導體類股全面重挫,業界開始普遍預測新一輪半導體產業衰退可能即將到來。況且,傳統晶片的製造技術已經快到盡頭,台積電與三星晶片製造均已到了3奈米制程,未來將是晶片製造領域新材料與新技術的競爭,量子晶片可能實現新的突破,這將對晶片製造與半導體產業發展格局帶來重大甚至顛覆性影響。

文章稱,在此複雜的新形勢下,尤其是在美國對華發起晶片戰與推動「去中排華」晶片供應鏈的背景下,台灣晶片企業對未來投資發展與佈局需要做出更務實客觀的判斷與選擇,要充分認識到,未來大陸晶片產業必將突破困難,有更大更好的發展前景,而且大陸市場至關重要,切莫「重美輕陸」,輕易加入美國主導的「晶片四方聯盟」。

#美國 #台積電 #發展 #晶片 #美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