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節即將到來,不妨主動給予身邊男性親友關懷與問候,特別是可能有心理健康困擾卻選擇隱瞞的男性!許多研究顯示,男性比女性更不願意為心理健康問題求助。根據2020年11月發表於《精神病學前沿期刊》的研究顯示,男性決定是否求助取決於:1.對憂鬱症的態度;2.社會對憂鬱症的看法;3.家庭環境:角色期待與社會支持;4.心理健康服務交流經驗。

德國烏爾姆大學精神醫學系和烏爾姆岡茲堡區醫院的研究者以250名年齡介於18~64歲的男性憂鬱症患者進行潛在類別分析,藉以確定三種類別的男性角色特質取向及工作相關態度的組合,並從每個類別中選出四名代表,共12位受試者進行12 次的生命史敘述訪談(narrative-biographical interview)與質性內容分析。

研究發現,男性角色規範會影響男性對憂鬱症的態度及尋求協助的決定。這些角色規範讓他們輕忽自己的症狀、想要自己解決問題或以工作為先而不願或延遲就醫。

再則,憂鬱症社會觀認知的汙名化阻礙其求助的動機,像是憂鬱症狀是因為沒有能力處理痛苦所造成的;還有家人對憂鬱症的不了解,與基層醫療醫師對憂鬱症患者的態度,也會影響求助的意願。

細心的觀察與陪伴

能提升男性憂鬱症者求助及治療意願

台北醫學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邱弘毅表示,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報告指出,全球約有5%的人患有憂鬱症,而國內50~64歲服用抗憂鬱藥物的人數急遽增加。進一步呼應上述研究,男性大多採用「簡單」或「淡化」的形式描述自身的憂鬱症狀,因此不論是家庭端、醫療端,甚至是社會端,細心的觀察與陪伴將是未來健康促進努力的一大方向,對於男性憂鬱患者而言會有很大的幫助,可增加他們願意對外尋求專業協助並持續接受治療的意願。

從4面向提升男性憂鬱症者的求助意願</font></strong>

董氏基金會心理衛生中心主任葉雅馨表示,上述質性研究顯示,社會對男性角色的規範,讓他們覺得自己要展現堅強的一面、應該忽略感受、不該哭泣,是解決問題的人。男性本身對憂鬱症認知的汙名化,例如:自己有憂鬱症像「魯蛇」、怕被視為「懶惰」或「無能」而不敢承認生病。此外,家人對憂鬱症的不理解與不諒解,像是羨慕他人,覺得自己的爸爸很遜;以及與基層醫師的求助經驗,都是造成男性憂鬱症者是否尋求協助與持續接受治療的關鍵。

葉雅馨提醒,罹患憂鬱症並不是能力問題,建議從4面向提升男性憂鬱症者的求助意願:

1.民眾對憂鬱症需建立正確的認知:當家中男性有憂鬱症狀卻不願說,親友應有所察覺並給予同理。

2.陪伴憂鬱症者尋求專業協助:此時基層醫療醫師第一時間給予患者肯定和支持,教導他們對疾病的認識和因應方式相當重要。

3.鼓勵男性多從事有益於自己的事:建議男性應將憂鬱症視為一種重要的生活經驗和警示,也試著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多從事有益於自己的事。

4.鼓勵男性憂鬱症者參與病友團體,增加交流會發現自己並不孤單:社會其實在轉變,大眾對憂鬱症患者接受專業協助的接受度逐漸增加,男性憂鬱患者可多試著和類似疾病的病友交流,特別是參加男性病友團體,會發現自己並不孤單,從中獲得同理、支持,都有助於疾病的康復。

(本文摘自《大家健康雜誌》第401期)

《大家健康雜誌》第401期
《大家健康雜誌》第401期
文章來源:大家健康雜誌
#憂鬱症 #心理健康 #態度 #求助 #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