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桃園市長參選人林智堅11日接受鄭弘儀專訪,強調從沒有要跟台大對抗,只是要凸顯學倫會、召集人蘇宏達未審先判,和程序有問題,他感謝蔡英文總統的鼓勵,重申沒有抄襲,也不認為余抄襲自己,但余的律師發言讓他覺得好心被雷親,「如果余正煌願意出面,我願意跟他對質!」

林智堅說,自己3次婉拒出席學倫會是因為蘇宏達院長一開始就未審先判、先有定見、發言偏頗,所以發信給台大希望蘇宏達迴避,雖然遭拒,仍沒有放棄到學倫會說明,律師也都有陳述意見,但後來看到台大動作不尋常,每一次發信都是很短時間要他明天去,研判台大會很快有定見,因此9日凌晨緊急請律師寄信要出席,沒想到台大8日就寄出審定結果通知書。

林智堅說,學倫會只有在電子郵件請他出席,不採納說法時也沒有發函請他補正,寄來的裁定公文書裡面也沒有說什麼原因被取消資格,只寫著依據碩博士學倫會等等的資格,有嚴重的缺失,就取消碩士的資格。

「我們自始至終沒有要跟台大做任何對抗!」林智堅強調只是要凸顯學倫會、蘇宏達未審先判,還有程序有問題的,畢竟是社會大眾都關注的事,也攸關自己很大權益,團隊也提出人證、物證和公證資料,但是並沒有完全被採納,且台大還大動作開記者會,令人納悶。

「如果當時我沒有把民調借給余先生,我想那就沒有這樣的事情!」林智堅感嘆事情非他預期,自己是善意資料提供者,陳明通老師是盡責幫助學生的老師,余先生是積極要畢業的研究生,因為余有時間的壓力,自己自始至終都沒有口出惡言,也不認為余抄襲自己,但看到後來發展、看到余律師發言,「我真的覺得好心被雷親!」如果余願意出面,他很願意跟余對質。

林智堅說,論文事件已經讓選舉失焦,一整個月來,桃園過去的政績沒有被人提起,自己在桃園提出的政見也是「一日新聞」,更沒有看到對手提出任何政見,從頭到尾都是抹黑、攻擊,直指國民黨在大選主軸如果就是抹黑跟攻擊,終究不會得到人民的支持跟認同。

林智堅諷刺,國民黨雖然短暫時間好像吃了大力丸,不分藍白,每一個人對論文總是要講兩句、蹭一下聲量攻擊,但這絕非自己樂見,他也不期待台灣的民主「倒退嚕」,若以後大家在選舉不提政見、也不講對城市的願景,就先抹黑對手、攻擊對手、把對手打趴,這是不對的。

林智堅說,會窮盡一切所有力量來證明自己的清白,除了選舉選戰要贏,選後也會用更多的時間去證明清白。

#林智堅 #學倫會 #桃園市 #律師 #九合一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