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央視新聞用戶端16日報導,今年獲得大陸「八一勳章」的85歲高齡中國工程院院士錢七虎,是中國著名防護工程專家和中國現代防護工程理論奠基人,數十年來,在他指導下構建的一系列地下防禦工程,構成了中國戰略防禦的基石。錢七虎強調,對於指揮領導機關、對於戰略武器是要萬無一失、絕對安全,也就是說,對敵人的任何打擊,包括核打擊,都能保護安全。隨著敵人打擊手段不斷發展,防護手段也在不斷發展,所以可以告訴民眾,告訴領導,中國是能夠防得住的,而且防的手段不只一套。

報導稱,在中共建政後國防建設中,如果說功勳卓著兩彈一星元勳打造鋒利的矛,那麼,以錢七虎為代表的中國防護工程人則是鑄就了堅實的盾。

錢七虎表示,中國積極防禦戰略,不打第一槍,意味著要承受敵人第一槍。把戰略武器殺手鐧保護好了,才能實施第二次反擊,所以防護工程顯得特別重要。

錢七虎是江蘇昆山人,1937年淞滬會戰爆發,日本占領上海。1937年10月,母親在逃難途中生下錢七虎。中共建政後,依靠助學金錢七虎完成中學學業。1954年,17歲錢七虎被保送進入中國頂級軍工學府——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

錢七虎說,哈軍工所有專業都是機密,但只有兩個絕密,他學的正是絕密專業。抗美援朝(韓戰)結束後,高年級去北韓參觀上甘嶺戰役坑道,回來講坑道,也就是防護工程的作用,對這個專業逐漸建立感情,感到非常需要。

錢七虎稱,中共建政初期,現代化國防建設基本都是從零開始。哈軍工教材是蘇聯翻譯過來,還只是防炮彈、炸彈,不是防核武器,核武器的書沒給,所以後來叫他去到蘇聯留學,繼續學防核武器的理論。

1965年,錢七虎從蘇聯學成歸國,成為西安工程兵學院教員。錢七虎說, 在蘇聯研究課題,學習他們的核爆炸理論,感到還有很多研究地方。1979年開了大陸全國防護工程第二次學術會議,他一下子拿出了八篇論文,當時北京清華大學副校長張維、同濟大學校長李國豪都很驚訝。

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世界軍事強國開始研製新型鑽地彈、鑽地核彈,動輒數十米的鑽地深度和巨大的爆炸威力讓人不寒而慄,加上精確制導技術的快速發展,中國防護工程面臨「藏不了、抗不住」的新挑戰。為此,錢七虎創造性地提出了建設深地下防護工程的構想。

為了實現這一構想,他率隊建立了防護工程抗高速鑽地彈打擊計算方法,研發了新型防護材料和高抗力複合結構,並應用於諸多重要軍事工程,為中國戰略工程安全裝上了「金鐘罩」。

錢七虎表示,以前叫超高抗力,什麼意思?別人正在研製還沒有裝備到部隊時,這個打擊手段就要研究出來,能夠防住,這叫超高抗力。不戰而屈人之兵,就是威懾力量,戰略威懾力量。

防護工程兩個方面,一個國防工程,一個是人防工程。人防工程,就是保護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兩個方面都建設了,那對敵人來說,就撈不到便宜了。如果沒有強大的進攻武器,沒有強大的防護工程,一切威懾都沒用了。

錢七虎在軍事防護工程之外,也關心國家重大民用設施建設。在南京長江隧道、南水北調、西氣東輸、國家能源地下儲備、港珠澳大橋等國家重大工程中,錢七虎均提出了切實可行的決策建議和關鍵性難題的解決方案。

錢七虎稱,地下防護工程首先要把地下工程建成,然後防護層要怎麼防原子彈、氫彈的這一套要建設進去。地下工程怎麼建,他很熟悉,牽扯到岩石力學,現在又牽扯到另外一個課題,岩石力學講深地下工程,要深,深了以後有問題,這個石頭拉出來像炮彈一樣叫岩爆,就是岩石爆炸了,這個問題就涉及深部岩石力學研究。

錢七虎意識到,隨著防護工程和民用地下工程向地下更深部位開拓發展的需要,中國必須建立並大力發展自己的岩石力學。在他的不懈開拓下,如今,無論是理論岩石力學,還是地下岩石工程方面,中國在國際範圍內都處於領先地位。

錢七虎一路攀登的足跡,制定了中國首部人防工程防護標準,創建了中國防護工程人才培養體系,解決了核武器和常規武器工程防護一系列關鍵技術難題。2019年,錢七虎獲得中國科技領域最高獎項——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他把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800萬元人民幣獎金全部捐助貧困學生,並捐款650萬元人民幣支持武漢抗擊新冠肺炎疫情。

#防護 #錢七虎 #中國 #工程 #建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