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晶圓代工龍頭中芯上月被媒體披露出貨7奈米晶片,前台積電資深研發處長、中芯現任共同執行長梁孟松是幕後最大功臣,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席佳琳撰文指出,中芯在7奈米製程方面有重大突破,卻也帶來策略上的兩難困境,真正考驗在於,在美國制裁下,中芯願意投入多少時間和資金,採用同業已放棄的技術來量產7奈米晶片。

席佳琳表示,中芯生產的7奈米晶片,與台積電和三星提供給業界最先進的5奈米產品相比,在技術方面落後一代,分析7奈米只是高階運算晶片的最低要求,這類晶片可以快速處理伺服器、智慧手機的大量資料。

席佳琳進一步指出,自中芯2017年聘請前台積電老將梁孟松擔任共同執行長以來,中芯在掌握16奈米和10奈米等製造技術方面取得了進展。但該公司面臨的真正考驗是,美國正在阻止極紫外線光刻機(EUV)設備出貨至大陸,自從2019年以來,這類設備已成為7奈米和更先進製程的主流機台。

大陸半導體產業專家富勒(Douglas Fulle)對此表示:「中芯誇大在先進製程的進展,事實上,該公司欠缺EUV機台,據悉7奈米良率很糟糕。」

席佳琳說,由於中芯無法取得EUV這類主流設備,只能仰賴成熟製程所需的深紫外光(DUV)微影機台等設備,這種設備要製作7奈米晶片,只能透過三次甚至四次轉印電路圖來完成。她強調,就算中芯成功量產7奈米,但與全球同業競爭時肯定是場艱苦的戰鬥,原因是中芯利用DUV機台生產7奈米,需要額外的成本和時間。

席佳琳提到,因美國限制向大陸出口晶片技術,中芯對國內市場的依賴,在過去四年中上升逾10%,國內市場占整體收入的近70%。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持續在半導體領域牽制大陸發展,上周再祭出4道新禁令,包括用來開發3奈米以下晶片的自動化軟體(EDA)、第四代半導體材料氧化鎵(Ga2O3)和金剛石及用在火箭、高超音速系統的渦輪燃燒技術(PGC)等。

#晶片 #半導體 #台積電 #中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