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軍撤離阿富汗滿一周年,仍有許多為英國工作的阿富汗翻譯困在阿富汗,當中有人控告英國政府。

美軍與盟軍撤離阿富汗即將屆滿1周年,至今仍有許多過去為西方政府、公司工作的阿富汗人困在當地、無法離開,這些人吐露每天活在可能被塔利班報復的恐懼之下,生活比坐牢還慘,當中更有人直言後悔為西方工作。

曾為英國協會(British Council)工作2年、擔任兼職教師的阿瑪爾(Ammar)就是被困在阿富汗的其中一人,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他受訪時還須另外尋覓安全地點,擔心途中被塔利班攔下、發現身上的相關工作證明文件。

他說他過去除了教授英文,還教平等、多元、包容等英國文化,這些價值觀都被塔利班認定非法、不符合伊斯蘭教義,因此他們被視為罪犯,感受到威脅。

阿瑪爾是超過100名為英國協會工作的教師中的其中一人,他說之前曾被塔利班扣留,盤問是否曾為外國工作,所幸塔利班沒有發現任何證據,不過他相信事情還沒結束,「他們持續在留意我。」

受到塔利班統治一年的阿富汗。

諾麗雅(Nooria)是另一名為英國協會工作的教師,她說自2021年8月塔利班重新掌權以來,她就躲藏至今,無法自由行動,每次出門還要換裝,「壓力真的很大,比囚犯生活還慘。」

諾麗雅控訴英國協會歧視員工,當時只撤離辦公室員工,留下他們這群拋頭露面的老師,如今諾麗雅及其他老師只能透過英國「阿富汗公民重新安置計畫」(Afghan Citizens' Resettlement Scheme)申請撤離,不過至今只收到索引號碼。阿瑪爾無奈表示,可能只有一名老師被殺了,英國政府才會採取迫切行動。

美軍與盟軍撤離阿富汗即將屆滿1周年,仍有許多過去為西方政府、公司工作的阿富汗人困在當地。圖為2021年8月16日,大批阿富汗人聚集喀布爾機場等待撤離。(資料照/美聯社)
美軍與盟軍撤離阿富汗即將屆滿1周年,仍有許多過去為西方政府、公司工作的阿富汗人困在當地。圖為2021年8月16日,大批阿富汗人聚集喀布爾機場等待撤離。(資料照/美聯社)

賈弗(Jaffer)曾擔任不同英國公司的資深顧問,協助英國政府的相關開發計畫在阿富汗執行,他也為美國政府擔任類似職位。

他說去年美軍撤離時,他收到英國通知前往喀布爾機場搭乘撤離專機,不料當天剛好發生自殺炸彈客攻擊事件,英國的撤離行動終止,賈弗與家人也沒趕上飛機。

他說過去一年來一共換了7個住所,收到3張塔利班政府的傳票,他曾因為壓力及震驚住院、無法入睡,醫院開了劑量最高的藥仍沒有效果,妻子也因此罹患憂鬱症,賈弗透露甚至不讓孩子們上學,擔心他們被認出。

他說已經透過英國阿富汗安置及援助政策(Afghan Relocation and Assistance Policy)申請撤離,但是至今同樣只收到案號,他顫抖地說:「我孩子們的未來會是什麼樣?我女兒不能學習,我對她寄予厚望,我的兒子們會變成極端份子嗎?我不斷問為什麼要讓他們到這個世界上,如果他們的未來就是長這樣,或許他們不應該活下來。」

諾麗雅說,她以前會對為英國政府工作感到驕傲,「但我現在後悔了,我希望我從未為他們工作,因為他們不重視我們的生命、我們的工作,而且殘忍地把我們拋下。」

文章來源:Afghan contractors: 'I wish I'd never worked for the UK government'

#阿富汗 #美軍 #撤離 #1周年 #英國